不務正業的UX DESIGNER | 微博:牙膏兔Rabi_鶴姥爺身體還好嗎

我最近話真的有點多…通常我在lofter上不是這麼話癆的人…最近可能自己事兒也多但活又沒那麼多吧…不說點啥有點…不爽。內容可能挺雜的…

這週vivid Sydney燈光節開始啦~前幾天吃完晚飯想散個步,走到歌劇院和circular quay看到好多燈已經打起來了,所以心血來潮用手機拍了一些照…媽的吹死老子了,一個小時在那直流鼻涕😂但是很開心!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是很開心~

大體上來說吧,我是個有點固執的人,我認定了的事情比較小概率會改變,所以只要是我自己出於本人自我意志決定要做的事情,我都會努力去做好,比如我打算要做設計師,比如我和我女朋友的感情。

我算是運氣比較好吧,去年畢設完我才開始投簡歷,兩個星期以後我就正式開始上班了。出於現在這份工作我不太滿意,我在準備跳槽。這時候我爹就要求我找找他朋友幫忙了。我能理解父母想要盡可能地幫我、讓我少吃一些苦,可是說老實話我每次迫於無奈見我爹的那些朋友,我都極其難受。本來Graphic designer在大部分那個年齡層裡的人就顯得不是一個「正經職業」,再來他們一面覺得你這個職業很隨便很輕鬆隨手畫兩筆就能掙大錢一面看不起你,最後這所有都是因為他們不了解這個行業所以從來沒有尊重。然後我每一次都得客客氣氣地跟這些人說我的職業可以做什麼,可事實是說了他們也不懂、也記不住。更何況我自己又不是找不到工作,我只是想找一個各方面條件都更合適的而已。我性格比較不好,本來就不喜歡話不投機的人多說半句、也討厭社交,讓我做這些沒太有必要的應酬真的讓人非常不愉快。而且再往深了說,我不希望因為我的事情,我爹要欠別人人情。人求我,沒問題;但是這種大事我絕對儘量不求人,人情債怎麼能數得清,我也不會讓我爸媽因為我而欠下人情。我自己的事情我會努力去做好,我知道我自己要的人生是什麼樣的而且我也正在路上,再怎麼辛苦我也會自己的代價自己付,我不要讓家裡給我付。

前幾天還有一個事兒忽然激發了我的聖母心。我跟S說理論上來說我應該不是這樣的人,看事情理智、碰到討厭的人或者事講話直白刻薄、不容易被說服、對待人喜歡我跟我交朋友不喜歡就麻溜滾,但是我確實在看到一些東西以後那天忽然產生了一種如果我做的東西或者拍的照片不單單是能自我滿足、讓我成為一個好設計師,而是能做到讓那些處於絕望之中的人感到一丁點溫暖或者開心,讓那些人看到的時候會產生一絲「如果能看到這些,那繼續活下去稍長一點點的時間好像也不是不行」這樣的念頭,就好了。不過還是要先腳踏實地地努力才行。

工作說完了,說說女朋友吧。我們異國很久了,但是可能因為我們兩個都是怪人吧,理性、從來沒吵過架,大概除了我愛吃醋,基本上還是挺安定的,時不時還能反手塞S一口狗糧2333333但是我女朋友真的很好看(正經)。跟她過一輩子大約就是完成了所有我對愛情的嚮往。我們兩個從高中開始就是很好的朋友,特別搞笑的是我們分別出國以後,在一起了(雖然也是我的鍋我本科快畢業了才開始追她)。可能因為本來就是很好的朋友,所以三觀本身就挺像的吧,興趣點也很像,因為我們兩個都算是art and design範疇的,所以共同語言會更多。互補的地方也挺多的,性格上就挺互補的,我比較喜歡運動、她比較喜歡窩在家裡不出門(雖然我除了打球或者跑步也不喜歡出門),表面上來看我比較男孩子性格、她比較軟妹子吧(實際上也不完全是,她關於戀愛其實沒有那麼心小,我反而是很容易吃醋的那個),而且遇到問題(比如周圍有傻逼、作業好特麼難做之類的)都是先理性分析而不是先逼逼,或者說一般抱怨的時候就已經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只是純粹罵傻逼洩氣而已。關鍵是,她是一個有邏輯的人,我也是,所以不存在「作」,所以相處不用猜,很簡單。但是我們理性得來,也很感性,我爹還曾經說過「怎麼一碰到她的事情妳就這麼容易不冷靜」(當時是很想直接跟爹媽出櫃的😂),我也很喜歡有些事情她只能跟我講的感覺,或者說像三年前她本科畢業典禮的時候我給她發的忘記是微信還是短信裡面說的「我希望妳能多依賴我一點」。她其實是一個情感依賴度不高的人,所以現在這個狀態我已經很開心了。我不想把妳變成習慣、在意的事情都跟我一樣,因為我從一開始喜歡的就是跟我有相似又不太一樣的妳,當然如果妳想改變哪些地方那我也欣然接受,因為我從來都沒有強求過妳一定要是什麼樣子的,只要是妳就可以了。接下來的路大概還是會很難走,但我還是會堅持的,不過至少妳媽應該覺得我算是個好孩子了…吧?

前兩天跟S聊天的時候她就在說,勇利那麼討人喜歡就是因為他既有普通人的優點也有普通人的缺點,而且他坦然接受並抓住一切機會努力。他遇到問題也是先想到會不會影響維克多,他就是那麼溫柔善良地扛下一切。他和維克多的感情也是,一切都那麼水到渠成,既感性又理性,既現實又浪漫,雙方都在努力、都在認真,也許是現實中難以碰到所以才會那麼多人喜歡吧(所以我真的很慶幸自己能擁有一份質量這麼高的感情)。以前寫青黃文的時候我說過,愛情可能是感性的,但是婚姻是理性而又感性的,與其說婚姻是一個契約,不如說婚姻是一個邀請,相愛到永遠不想分開的時候發出的邀請,是一個「我願意給你一輩子的承諾邀請你來跟我共度一生」的邀請。維克多和勇利到這個地步了,所以一切都順理成章。我很喜歡這種邏輯圓滿的故事。當然,我也很喜歡我那個全世界最好看、又獨立、做飯又好吃、畫畫又很棒、做事有邏輯性(優點太多了誇不完)的女朋友。所以我還是會盡早努力走到結婚那一步的!倒不如說,能走到結婚那一步才算是一切的開始吧。

媽呀…回頭看居然逼逼了這麼多…最近果然比較話癆…

评论
热度 ( 9 )

©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