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務正業的UX DESIGNER | 微博:牙膏兔Rabi_鶴姥爺身體還好嗎

[青黃]小段子

依舊是NBA球星x設計師的設定~
超短超快超溫柔_(:3」∠)_

沒有讓青峰去騎士_(:3」∠)_因為考慮到黃瀨工作的原因…克里夫蘭真的不是能讓設計師賺夠錢吃飽飯的地方啊!





——————————————
青峰最近說不上來的鬱悶。

一般球隊在主場的比賽,黃瀨只要工作不忙都會過來看,他還會趁在青峰在洗完澡、參加記者會採訪的時候回家牽上兩個人一起養的大金毛回到球場,在球員通道的出口等著青峰,兩個人慢悠悠地一起遛著狗再晃回家。

即便不是在主場的比賽,趕上黃瀨正好出差過去,他也會儘量抽出時間買一張可能只是在山頂的臨時票去看。用黃瀨的話來說就是「小青峰只有打球的時候最帥了,無論你什麼時候退役那都是看一場少一場啊!想想小青峰退役了以後就再也不帥了,就覺得真可惜吖~」氣得青峰那天晚上把黃瀨往死裡折騰了好幾次。

最近兩週很不巧,連著六場的都是客場比賽,黃瀨在工作室又走不開。撇開兩週沒有見面了不說,黃瀨很有可能連回主場的第一場比賽都看不了。倒不是因為真的黃瀨少看了好幾場自己「帥氣」的比賽,他不是在在意這個,但他就是覺得莫名其妙地不爽。

他和黃瀨的感情中確實不存在不安這樣的東西,他並不擔心黃瀨會「有空」出軌,不過偶爾他還是會孩子氣地希望黃瀨如果能像初中的時候那樣把全部的精力還有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上就好了。撇開他對自己的感情,黃瀨各方面來說都獨立過頭甚至是到了不需要依賴人的程度,這一點至今依然讓青峰偶爾有些沮喪。雖然說男人和男人之間天天講求依賴感好像有點奇怪,但他非常確信自己在感情上對黃瀨存在極強的依賴感和佔有慾,他希望對方能給自己一個照顧他的權利。每當這種時候,青峰就會覺得他們兩個之間的依賴感好像存在著一種微妙的不平衡。但是當黃瀨把額頭前過長的瀏海用一個向日葵發圈綁起來、穿著鬆鬆垮垮的家居服、身上沒有香水味只有他們家沐浴露的味道、嘴裡叼著麵包、帶著細框眼鏡、特別沒形象地盤起一條腿坐在他們家的那個專門隔出來被落地玻璃窗包著的工作房裡面拼命趕稿的時候,他又覺得這樣的黃瀨似乎也只有他一個人能看到,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是不是也算一種依賴?

每次黃瀨做不完的工作要帶回家做,青峰總會在對方連著窩在工作房裡兩三個小時不出門以後給對方送一杯加了蜂蜜的熱牛奶,然後總能得到一個帶著奶花的吻,外加對方眨著眼睛笑得像家裡那條大金毛準備出門一樣歡脫「所以你看!沒有小青峰我會死掉的!」最開始有一次青峰難得表揚了黃瀨的工作完成迅速,黃瀨一臉驕傲地說「所以是這麼能幹的我離不開小青峰喔,不是一個不優秀的我喔,小青峰是不是很榮幸~」青峰有些無奈地親了親對方光潔的額頭表示同意。

黃瀨知道自己其實是一個稍微有點麻煩的人,他的確心甘情願地被青峰綁著、願意把自己所有無論好的還是壞的一面都展現給青峰看,因為青峰總是會給他一種絕對不會離開的安全感,所以他喜歡青峰慣著他的樣子。他在別人面前可以是一個很獨立的黃瀨涼太,但在這背後是因為他有一個能讓自己全身心放鬆的家給他力量。不過他也不會告訴別人就是了。



—————
青峰上場前往黃瀨常坐的座位上掃了一眼,對方確實如昨晚視頻的時候說的沒能來看比賽。青峰憋著一口氣,當晚表現得非常好,甚至刷新了自己的命中率。但是青峰根本就無心應對記者的提問,他只想趕緊回家抱一抱他的「小金毛」。

終於回答完最後一個問題,青峰起身就往外趕,卻在球員通道的出口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準確說是一人一狗兩個熟悉的身影。他有些驚喜,愣了一下以後輕笑了一聲,慢悠悠地走到對方面前,勾著對方的腰、在對方嘴角親了一下「不是很忙嗎?」自己嘴角根本壓不住笑意。

「嗯…但是我怕青峰小朋友迷路呀~」伴著青峰喜歡的、一如既往上翹的尾音怎麼聽怎麼可愛。黃瀨也在青峰嘴角親了一下,然後把狗繩放到青峰手上「歡迎回家,小青峰~」

「喔,我回來了。」





———————————————
想寫的其實是那種「我很獨立、我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可我還是選擇了你,這才是真的愛你」…不知道有沒有表達出來…anyway…又是一個青黃日…希望那他們一直這樣朝著自己的目標各自努力然後一直甜下去!

评论 ( 18 )
热度 ( 79 )

©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