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務正業的UX DESIGNER | 微博:牙膏兔Rabi_鶴姥爺身體還好嗎

[維勇]家裡最舒服了家裡的豬排飯最好吃了家裡的愛人最可愛了!


這篇沿用了上一篇「勇利就是那麼溫柔惡作劇也那麼溫柔!!!」的設定…內容是世錦賽結束後兩個人回到家的第一個晚上的膩膩歪歪…






從赫爾辛基回到聖彼得堡的家是晚上,勇利和維克托都有點累,雙雙倒在沙發上不願意動彈。

勇利縮在維克托胸前打著瞌睡,腦子裡卻還清醒著。他迷糊不清地抬手一巴掌不輕不重地拍在自己丈夫臉上、手指擋住對方的眼睛「維恰…別刷inst了…還要去接馬卡欽…」維克托放下手機,小心地摘下了黑髮青年的眼鏡,按著對方的腦袋、在被眼鏡鼻托壓出痕跡的鼻樑上親了一下「今天寵物店已經關門了,明天就去接它回來,已經約好了。」然後又握著對方的手在戒指上留下了一個吻。俄羅斯人永遠熱衷於在自己戀人全身上下留下親吻,要是能留下吻痕就更好了。最開始勇利還很容易不好意思,會跟維克托三令五申不能在顯眼的地方亂來,但是自從亞東會結束、兩個人辦理了結婚登記的手續以後,他似乎也不再計較那麼多了,反而是剛辦完手續那天晚上,勇利悶聲不響地在維克托的下顎旁邊留了一個四五天才褪去的吻痕。

雖然兩個人的佔有慾都很強,但其實勇利也說不清楚他們兩個是怎麼樣確立關係的,從一開始的訓練、陪伴到相處得越久自己內心被對方填滿的部分越來越多、對方也顯得越來越愛黏著自己,硬要說根本就沒有「告白」這件事情。他和維克托很早就清楚地知道兩個人的界線早就超過了「教練」和「學生」這樣的身份,不僅是身體上,更多的是心理上,但對方沒有捅破,勇利當然更不會主動挑起這個話題。更深層的原因大概是勇利一直都覺得即便是這樣的關係了,維克托依舊是那個可以想離開就能隨時離開的花滑皇帝,自己怎麼可能擁有他一輩子。但這也絲毫不會影響勇利堅持用他的每一次滑冰表達自己對對方的愛意就是了。

俄羅斯站和決賽中間的兩個星期,勇利更明顯地感覺到兩個人之間有什麼發生了變化,具體是什麼他也說不出來,但那是一種很容易捕捉到的依賴感。相比於上床這件事情,維克托好像變得更喜歡親他的額頭或者是臉頰,偶爾會在賴在勇利身上的時候勾起對方的小指,時不時還一臉心事重重的樣子。有一天晚上維克托在家裡有點喝多了,長手一伸勾住了勇利的腰,整個人又像被抽了骨頭一樣倒在對方身上,撫摸了好久對方的手背以後指尖哧溜一下滑進了指縫緊緊扣著,頭枕著對方的肩,微微抬眼軟軟地輕聲說了一句「勇利你是不是喜歡我。」

百分之百肯定的語氣。

黑髮青年偏頭看著自己的教練,嘴唇上泛著水光,嘴角上揚了一點不大的弧度但足以顯示對方現在心情很好,臉頰有些泛紅,眼睛裡好像藏著大海星辰閃閃發亮,笑得很可愛,他覺得自己的心跳失速了好一會「……都說過了…是「愛」了…」話還沒說完他就覺得自己臉上大概也泛起了比對方更甚的紅暈。他還是不太習慣這樣把心裡的感情直白地用語言表述出來。

但維克托顯然不滿意這個回答。他有些沮喪地闔上眼,半天沒說話,把臉湊近了黑髮青年的脖子,細細地嗅了一陣以後幾乎不可聞地說了一句「那是勝生選手對尼基福洛夫教練的感情…」勇利懵了一下,但嘴裡的話在過大腦之前就不受控制地說了出來「但對我來說維克托就是維克托啊,無論什麼感情都是我自己想要傳達給維克托的,不是因為你是什麼身份,而是因為你是維克托,是因為你這個人。」

俄羅斯人很久都沒有抬頭,他能感覺到自己聽到對方的話以後心臟以不正常的頻率瘋狂地跳了一陣,但他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或者做些什麼,於是他只好更用力地扣住了黑髮青年的手。

雖然勇利確實完成了自己不在身邊依然完成了比賽這件事,但是維克托意外地發現自己反而好像沒有辦法適應勇利不在身邊這件事了。分開幾十個小時的不安和煩躁讓他清楚地意識到自己可能再也不是那個面對任何事情都能灑脫應對、游刃有餘的冰上皇帝了,特別是當他在面對勝生勇利的時候,他只是一個只能在家裡焦急地等著喜歡的人回來的可憐男人。他一面非常肯定對方應該也懷有跟他同樣的心思,但另一方面他又難得不自信地懷疑勇利到底是喜歡他還是喜歡那個對他來說像神明一樣的維克托。啊…維克托·尼基福洛夫可是萬人迷啊,這才大半年的時間怎麼會淪落到這般田地了?俄羅斯人有些煩惱地薅了薅趴在自己腿上的巨貴背上的毛。

所以現在,當他心心念念的男孩再次肯定了那份感情是只針對他一個人的時候,他恨不得把對方狠狠地抱在懷裡親兩下,對方要什麼他就給什麼,哪怕是天上的月亮他也要為他摘下來,他喜歡的人永遠值得更多。



俄羅斯人一隻手托著自己丈夫手感良好的屁股防止他滾下沙發,一隻手捏了捏對方的鼻子試圖讓對方清醒,低著聲音用撒嬌的語氣說「親愛的別睡了~比賽之前我們打賭說你輸了要給我做豬排飯的…我肚子餓了…」勇利把頭埋在維克托的肩上蹭了蹭,又哼哼了兩聲,抬頭看著對方滿臉期待的表情,瞇了瞇眼輕輕掐住俄羅斯人的臉頰「…我很久以前就想問了…維恰…你到底是愛我還是愛我給你做豬排飯?」「當然是勇利了!」維克托故意表現得一臉震驚「豬排飯怎麼能跟勇利比!!!寶貝兒你想什麼呢!」黑髮青年笑得一臉狡黠「那我今天不做了?」俄羅斯人自知理虧也不好說什麼,只好鼓著臉自己生悶氣。

勇利一直覺得維克托生悶氣的樣子很有趣,雖然臉偏向了一邊,但眼睛還是時不時會往自己掃,就跟「不給糖吃我就哭」的孩子一模一樣。印象比較深的上一次這樣是GPF自由滑結束後,兩個人終於有時間和空閒聊一聊。勇利洗完澡坐在床上跟優子發著LINE,維克托吹完頭髮出來手腳並用地從背後抱住了自己的小太陽,把頭擱在對方肩膀上,也不說話。三言兩語結束了跟優子的對話以後,勇利側過頭看了看維克托,推了推眼鏡,臉色一陣紅一陣白,控制著聲音小心翼翼地開口「維克托…你是不是喜歡我?」

百分之百懷疑的語氣。

俄羅斯人一口氣悶在胸口,差點活活憋死「勇利以為我之前對你做的還有說的話都是什麼?!」然後鬆開了抱著黑髮青年的手,頭偏向一邊氣鼓鼓的樣子。勇利覺得自己心跳的聲音忽然大得充滿了整個房間,他甚至能感覺到自己身上在一陣一陣地起雞皮疙瘩。他忍不住伸出手一下抱住了維克托,頭靠在了對方胸口,說話間還帶著明顯的哭腔「……維恰…謝謝你…」俄羅斯人瞬間就心軟了。他其實沒有真的生氣,他一直都知道勇利在顧慮什麼、在不自信什麼、在不敢期待什麼,倒不如說在他了解自己的心意以後,就是因為知道對方的那些心事才更心疼、才更放不開。他用力地抱住了他的男孩低頭在對方耳邊說「是我要謝謝勇利喔~如果勇利覺得不相信,我以後可以每分鐘,不,每秒鐘都跟你重複一次。啊,等勇利拿到金牌就結婚也是認真的喔,不能再抵賴啦。」回應他的是對方收緊的手臂。



勇利好不容易把維克托哄回來,兩個人黏黏糊糊地在廚房做起了幾乎已經算是宵夜的晚餐。儘管知道自己丈夫已經非常熟悉廚房裡面的各種東西放在哪個位置,勇利還是被光速找出麵包糠的維克托嚇了一跳「那袋大麵包糠新買的你怎麼知道放在那個櫃子?!」俄羅斯人一臉驕傲自滿「勇利之前說過放下面的櫃子馬卡欽會去偷吃啊~」說完還把臉湊到了黑髮青年嘴邊「快點給我獎勵~」勇利眼睛一下就笑彎了「親愛的維恰,我們的尤拉奇卡如果知道這些事你都記這麼清楚結果卻忘了當時給他編舞的約定,他一定會一拳揍到你臉上的。」維克托等了半天沒討到吻,只好主動黏上了自家戀人,雙手鬆鬆垮垮地環著對方的腰,低頭用嘴唇蹭著對方的側頸「這樣的兩件事情怎麼會一樣呢?勇利說的都是一定要記住的大事~」

終於到了把槌得鬆軟的豬柳裹好麵衣、蛋液和麵包糠、準備下鍋炸這一步,俄羅斯人只好依依不捨地鬆開了自己的手,轉而靠在冰箱上懶洋洋地看著自己戀人認真地用從日本帶回來的長筷慢慢翻動著逐漸變得金黃的豬排。維克托非常享受專心地注視勇利做任何事情的過程,簡直就像是要把勇利以前注視他的時間全補回來一樣。錯過了以前那麼多年的勇利,維克托沒來由地總覺得自己虧了一大筆,沒有在見到這個人的第一秒就愛上他更是讓他無數次想把一年前的自己拽過來好好打一頓,特別是腦子和眼睛。他好喜歡每一個那麼認真的勇利,認真滑冰、認真給馬卡欽捋毛、認真學習俄語、認真做飯甚至是認真刷牙的樣子都那麼可愛,但最可愛的果然還是認真而又熱切地注視著自己的樣子,眸子閃閃發亮,可以清晰地看見自己的倒影,就好像自己是他的全世界一樣,那種感覺簡直太美妙了。

維克托被無數人注視過,但他最享受的還是被勇利看著的感覺。從最開始那樣灼人又小心翼翼的目光,懷著一百分的愛意和崇拜,當中夾雜著零散的膽怯,但又無比堅定。雖然現在自己丈夫看著自己的眼神已經非常坦然了,自己同樣非常喜歡那樣不加收斂、全身心信任和愛慕自己的目光,可這也不妨礙他熱切地愛著所有時期的勇利。勇利上次亞東會終於拿了金牌以後說過如果不是因為維克托自己就不會再繼續滑了、所以維克托要好好負起責任來陪他一起滑下去。說這話的時候黑髮青年難得的喝了一點伏特加,儘管沒有醉卻比平時要黏人多了,像只安靜的小狗依賴著家人,他分開腿跪坐在俄羅斯人的大腿上,上半身緊貼著對方,雙手搭拉在對方的腰上,不停地口齒不清的絮叨著相當可愛的發言。維克托只覺得這樣的寶貝是自己的真是應該感天謝地。他沒太跟勇利正面說過如果不是因為對方對自己的愛,他可能也不會再繼續留在冰場了,更何況當時本來就已經在考慮退役的問題了。他很喜歡跟勇利這樣交纏的感情,雖然明面說是他陪著勇利度過了最艱難又最輝煌的大半個賽季,但同時勇利也無意識地陪著心中空無一物的他找到了自己最珍愛的人還有繼續滑下去的勇氣和動力,陪伴這種東西本來就是相互的。



兩個人吃完飯收拾完餐具、順道把行李整理出來、把兩枚獎牌擺進展示櫃、還洗了個澡、把衣服塞進洗衣機,一系列事情忙完已經是半夜了,但是莫名其妙地不再犯睏了,於是維克托提議把之前他們看了一半的那部電影看完。也並不是情結多引人入勝,就是強迫症非要看完而已。黑髮青年想著反正也沒有別的事情,看就看吧,說不定看著看著就犯睏了。他陷在維克托懷裡,額頭靠著戀人的鎖骨,自己的手被對方牢牢包在掌心中,明明兩個人一起蓋著毯子卻還是覺得有點冷。勇利想了想,抬頭用鼻子撒嬌似的蹭了蹭俄羅斯人的下巴「維恰…明天早點把馬卡欽接回來吧…」維克托低下頭輕吻了他一下「好。」

維克托和勇利偶爾會開玩笑說馬卡欽是他們的兒子,甚至比起維克托更親近勇利。有一次維克托在說勇利的四周跳重心可以試著再往前挪一點點的時候,大概是因為有點著急語氣不太好,馬卡欽直接跑進了洗衣房,繞著勇利不停地轉圈,眼睛卻非常警惕地看著維克托,當維克托靠近到一定範圍它就會朝著俄羅斯人吠兩聲,維克托整個人都呆了,勇利則忍不住大笑了起來。他蹲下親暱地抱著馬卡欽揉了揉它的毛,一遍遍告訴它自己沒事、維克托不可能傷害自己的,馬卡欽的眼神還是透露著懷疑。於是勇利只好掂起腳、隔著棕色巨貴抱了抱俄羅斯人,還親了一下對方嘴唇,又反覆告訴馬卡欽真的沒有任何問題,棕色巨貴這才乖乖地回了自己的窩。維克托全程覺得自己像個智障,等他回過神來只看到自己的寶貝一臉壞笑地看著自己。俄羅斯人假裝生氣的樣子一下攬住了對方的腰把人往懷裡帶「勝生先生,閣下不僅偷我的心還偷我的狗?!」黑髮青年在他懷裡笑得停不下來「尼基福洛夫先生,您再威脅我我可就要叫馬卡欽了!」



電影放了20分鐘勇利就已經覺得自己的瞌睡蟲又被勾出來了,無非就是男女主角因為意外相識、開始互相看不順眼、後來職場合作中慢慢互相吸引、經歷陷阱和阻撓,套路又怎麼樣,架不住大家都愛看。勇利本來昏昏欲睡,卻被小高潮部份女主角因為被男主角誤會、工作也陷入困境的時候在酒吧喝多了的時候吼的一句「要是我從來都沒有遇見你就好了」弄醒了。

「要是我從來都沒有遇見你就好了」這句話真的太傷人了。勇利根本就想像不出來如果沒有遇到維克托,他的人生會是什麼樣的。這個人對於自己來說意義已經遠遠超過了「人生的重要影響點」這個簡單的定義,如果當時沒有看到維克托,他不確定自己的人生軌跡會是什麼樣的、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會有足夠的動力吞下一切艱苦只為了向一個目標靠近,他甚至不知道勝生勇利會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對他來說努力的原因只有那一個人,換句話說因為目標是維克托,所以他才會去努力。是維克托·尼基福洛夫一點一點地把勝生勇利塑造成了現在這個人,他幾乎賦予了他至今為止除了家人在基因上的遺留以外的所有東西。別人說他從不放棄、訓練刻苦,天知道那都是因為在他前面那個人是維克托,如果不是這個人他可不敢保證自己會是一副什麼樣懶散的樣子。如果沒有維克托,現在的勇利還是勇利嗎?維克托曾經是幫他扛過一切勞累、傷病、指責、譏諷的盔甲,現在也成為了他心裡最柔軟的存在。

他同樣無法想像自己說出這樣的話以後維克托會是什麼樣的表情,搞不好會當場瘋掉?他知道自己對對方而言是多重要的存在,越是重要的人,說出傷人的話殺傷力越能增強千倍。

黑髮青年轉過身伸手勾住了自己丈夫的脖子,舔了舔對方的嘴唇。維克托有些驚喜,畢竟主動的勇利還是不太常見的。他稍微拉開了一點兩人的距離,偏頭看著對方有點好奇「嗯?」黑髮青年把頭埋到了戀人的頸窩,小聲嘀咕著「能遇到維恰真的太好了。」維克托愣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他覺得他懷裡抱著天使。為了表達他的幸福感,他使勁在天使額頭上親了一下「我也覺得,能遇到勇利是我這輩子最榮幸的事情。」又把嘴唇抵在對方額頭上小聲說「所以勇利也要陪我一起滑下去喔。」「嗯。」


如果說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我願意花一輩子的時間對你告白,也請你不要離開我,讓我用我的一輩子去聆聽你的告白吧。






——————————————

想話嘮一下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恭喜哈牛和天天><哈牛的那套自由滑真的太美了T皿T當時看的時候整個人都要被吸進去了…剛開始我還跟S說哈牛怎麼這麼背抽籤居然是這一組第一個上場…但是他真的太強大了!話說最後天天做了一個噴蜘蛛絲的動作,哈牛也跟著對著鏡頭做了一樣的動作,兩個人真的太可愛了!!!

评论 ( 16 )
热度 ( 237 )

©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