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務正業的UX DESIGNER | 微博:牙膏兔Rabi_鶴姥爺身體還好嗎

[維勇]沒事的時候私奔一下也沒什麼不好的嘛

我非常喜歡吐槽役的勇利_(:3」∠)_我覺得這個孩子的嘴其實真的跟老毛一樣毒…尤其是…吐槽老毛的時候…


還是聖彼得堡同(nve)居(gou)日常…這是正常的時間線…不是三年後_(:3」∠)_








花滑皇帝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煩惱透了,現在正在想尽办法把他的未婚夫从床上挖起来。

昨天正好是連著十天的訓練日的最後一天,維克托和勇利草草地在外面解決了晚餐就回家黏在了沙發上,拖拖拉拉地洗完澡以後一起蓋著小毯子看起了電影。其實是那種甜膩膩的愛情片,但有一半是主人公開車在整個義大利幫自己的奶奶尋找初戀,倒有那麼一丁點公路片的意思,當然義大利風景的甜美和美國那種粗獷還是不太一樣。被喚醒的初心,堅持不懈,最終還是找到了自己最愛的人,勇利知道自己年紀不小了,但他還是挺喜歡這樣溫馨又浪漫的俗套愛情故事的。

電影結束以後兩個人都沒說話,勇利的額頭抵在維克托的下巴上呼吸均勻,溫暖的鼻息盡數撒在了俄羅斯人的側頸,像睡過去了一樣。維克托抖了抖肩「勇利…?回房間睡好嗎?」順便想摘掉對方那礙事的眼鏡,但剛抬手就被對方扣住了掌心、手指迅速地滑入指縫間「沒睡呢…」回應他的是戀人清醒的聲音「就是覺得…能擁抱自己的the one真是很幸運又很幸福的事情…」俄羅斯人挑了挑眉「那勇利不就已經很幸運很幸福了嗎?」黑髮青年哭笑不得「哪有人會自己這樣說自己的啊?」但卻得到對方一個響亮的吻作為回答「可是我就是勇利的那個the one啊!」語氣中透著百分百的無辜和自信,勇利大笑著把靠墊糊到對方那張完美的臉上,然後被對方一把抓住了手腕兩個人從沙發滾到了地毯上。

他其實很喜歡維克托這樣說,至少證明維克托現在已經非常清楚這件事情了。勇利真的無比後悔曾經那麼輕易地說要結束,他對天發誓如果知道會給他的愛人造成這麼大的影響,打死他也不會說那種話的。但是他當時是發自內心地以為維克托要是想離開隨時都可以走,跟自己不一樣維克托不會有什麼心理負擔、也不需要有什麼心理負擔,他給自己的已經夠多了,再多的只是自己的奢望。然而事實是,他遠遠低估了自己在對方心裡的位置,他從來沒有幻想過自己也是對方的the one。所有心事都攤開來以後,勇利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運、最幸福的人,除了他需要不厭其煩地告訴維克托自己不會走、也不會趕他走、自己不會離開他。

黑髮青年側躺著看著自己同樣側躺著、笑得甜蜜兮兮的戀人,湖藍色的眼睛因為黃色的光看起來有點發綠,眼神裡有最天真、最乾淨的愛意,忽然很想在他鼻子上咬一口,但他只是湊上去用鼻尖蹭了蹭對方的鼻尖,然後接了一個過長的吻。維克托叼著勇利的下唇有些喘,含糊不清地說「寶貝兒…你是不是沒試過公路旅行…很想試嗎?」黑髮青年眼神閃閃發亮一臉驚訝「維恰是真的神嗎?!」維克托把對方按進自己懷裡「都說了你要是想要什麼、或者是在尋找什麼的時候眼睛裡會發光,你還不信…」黑髮青年翻了個白眼「對對對我是雷射眼。」俄羅斯人沒有理會戀人的揶揄,手環上戀人的腰「我們可以沿著去科特林島那條公路一直往下開…後面有一段是沿海的…很好看…比什麼義大利小田園好看多了喔…」勇利故意睜著眼睛好奇地打趣道「可是我不需要尋找真愛了呀~」俄羅斯人氣憤地在對方肩膀上用力咬了一口「真沒情調!沒聽出來是你的真愛在邀請你私奔嗎!」勇利疼得嗷了一聲、又笑著把臉貼到對方胸前對他們突如其來的私奔計畫表示可以實行。

結果第二天的早上計畫就差點胎死腹中。

維克托看著縮在被子裡只露出了一點毛茸茸的黑髮、抱著他的枕頭睡得不想起的戀人恨不得衝上去把被子直接掀開。俄羅斯人索性趴在床邊,湊近了扒開層層疊疊的被子,手指不斷戳著對方的額頭「勇~利~~~?快起來……小豬…………?」但是自己戀人只是發出了些意味不明的咿嗚聲,蹭了兩下懷裏的枕頭就又不支聲了。

維克托很早就發現,勇利搬來聖彼得堡以後變得愛賴床了。平時正常訓練的時候當然還是非常自律,但隔三差五地很容易在休息日縮在床上耍賴不起來,也說不上來是變懶了還是因為這才是真正放鬆下來的勇利。硬要深究的話,他們兩個在很多小細節或者小習慣上都變了很多,但是維克托很樂於見到這樣不同的戀人,對自己很嚴格的勇利、偶爾懶散的勇利、很容易慌張的勇利、總能安撫自己偶爾出現的壞情緒的勇利、像國王一樣的勇利、像妖精一樣的勇利、清純的勇利、性感的勇利,無論這才是真正的勇利還是因為自己在身邊而改變的勇利,他都非常喜歡,更重要的是這麼多不同的勇利只有他一個人能看到。他想用一輩子的時間去發現所有勇利身上自己還沒有見過的每一面。

維克托再次小心地把被子扒開了一個小口,揉著對方的頭髮「親愛的你再不起來我就只能跟馬卡欽去玩咯…小豬快起來…」然後湊上去親了對方一下。黑髮青年被嘴唇上突如其來的低溫嚇得一震,猛地鬆開了死死壓著的被角睜開了眼睛,俄羅斯人看準時機迅速抽走了自己的枕頭,一下鑽進了被窩,冰冷的手貼上了對方的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維恰你出去!!!冷死了!!!」勇利一聲慘叫掙扎著想要往床的另一側滾,身體卻被對方牢牢的抱住了「別睡了!!!勝生選手你今天說好了要和教練私奔的,不能這麼不敬業!」「那不是我的工作!!!」勇利實在是很想把自己身後的戀人剁了,認真的。馬卡欽聽到房裡的吵鬧聲還興致勃勃地跑進了臥室,一下跳到床上,瞬間兩個人一條狗鬧成一團。

一陣折騰下來勇利也醒得差不多了,他看著俄羅斯人那張笑成了愛心那樣的嘴說了早安,然後帶著和馬卡欽等食物的時候一模一樣的表情等著自己的早安吻,整個人就又好氣又好笑。他斟酌了一下,最後決定在對方的鎖骨上…啃了一下,洩憤的那種。然後他如願以償地聽到自己的未婚夫鬼哭狼嚎了一聲,還有馬卡欽又亂蹦著汪汪了兩聲,眯眼看著窗外難得一見的大晴天,心情一下美好了起來。

雖然說是勇利從來沒有這樣玩過,但維克托顯得比他還興奮,連帶著馬卡欽也興奮了起來,勇利感覺自己家其實是有兩條大型犬「…維恰…我們只是出去玩半天…下午就回來了…你不用給馬卡欽帶那麼多狗糧…」維克托感覺像火被撲滅了一樣撅著嘴不太高興「營造一下私奔的氣氛嘛……」直到勇利收拾完早餐的杯子和碟子,維克托依舊抱著那袋狗糧蹲在馬卡欽的窩邊。勇利有些無奈,他走到戀人面前蹲下,雙手捧著對方的臉頰,在對方唇上啄了一下「好啦好啦,反正也是無所謂的事情如果你想那就帶上啦~所以我們可以出門了嗎親愛的?」俄羅斯人一下就開心了起來「當然~~~嗚…腳麻了…」「誰讓你蹲那麼久……」

一路上確實如維克托所說風景很好,俄羅斯人在經過了好幾個小海灘的以後才像是忽然想起來什麼一樣換了一首歌,心情愉悅地跟著前奏吹起了口哨,還專門轉過頭來對著勇利唱「so tell me about yourself/ and never say goodbye/ the less I know the less I cry」,勇利滿臉通紅一巴掌把俄羅斯人的臉推了回去「看路!!!」

到達目的地的時間和預計的差不多,兩個人先拿出盆子給馬卡欽餵了吃的才帶著它一起去一家露天餐廳解決了自己的午飯,然後慢慢挪向海灘。因為天氣還很冷所以下水的人不是很多,但說到底也還是沙子的質量不夠好所以來的人不多,本來也就不是那種觀光型的海灘。

勇利坐在比較遠的地方看著維克托帶著馬卡欽在沙灘上一陣狂奔撒歡,太陽特別好,沒什麼雲,維克托整個人看起來閃閃發光的好看極了。雖然依然喜歡收集自己未婚夫的海報,但是勇利沒有跟維克托說、也不太好意思直白地說他最喜歡的還是對方在自己面前笑得傻呼呼的樣子。那種時候維克托不是全世界的花滑皇帝,不是俄羅斯的living legend,不是負責任的教練,他就只是勝生勇利的愛人、是他一個人的維恰。黑髮青年沒來由地覺得鼻子有點發痠。

維克托看勇利一直在遠處的石頭上坐著,回頭拍了拍馬卡欽的頭叫它不要亂竄後小跑著奔向了自己的戀人,拉起對方的手親了一下戒指歪頭問「勇利在想什麼~?」黑髮青年用力吸了一下鼻子,平復了自己的情緒「我在想啊~我找到真愛了呢…我真的好喜歡馬卡欽~~~」說話間還學著維克托眨了眨眼。維克托一下鬆開了對方的手,藍色的瞳孔猛地收縮,一臉被背叛的震驚「我…我要把你拋棄在這裡!」黑髮青年迅速回擊「我會說俄語!」「得了吧,你現在說的最好的俄語就是я люблю тебя!」俄羅斯人大笑著彎腰一把抱住了自己的戀人,順勢把對方帶了起來。

維克托永遠都不會忘記自己的戀人第一次用俄語對自己表白的場景。去年GPF結束,兩個人經過了一些波折終於算是互通心意,雖然說當時戒指也有半個生日禮物的意味在裡面,但是勇利還是想再給維克托一個驚喜。平安夜的晚上因為既是慶祝聖誕節又是慶祝維克托生日,寬子做了很多好吃的,一群人在勇利家鬧到了了很晚。眼看著就要到零點了,勇利在桌子下面扯了扯維克托的衣角,示意他上樓。剛上二樓勇利就被用力壓在了牆邊「勇利今天很熱情嘛~?」維克托故意湊近勇利耳邊用氣音說著,說完還舔了一下對方的耳廓。勇利慌張地推開對方,感覺自己臉都要燒起來了「等等…我有話要說!」然後他就感覺到俄羅斯人的身體瞬間僵硬了,一抬頭發現對方臉上的笑也有點掛不住了,黑髮青年自己也慌了起來「不是不是!不是分開…是說…嗯…生日快樂維克托……嗯……я люблю тебя。」

維克托感覺自己好像忽然開了超感,所有的一切他都看得特別清楚,對方有些微汗的額頭和鼻尖、因為緊張掐著的手指、輕抿了兩下的嘴唇、睫毛微微地顫了一下,伴隨著這一切的背景音是對方用軟糯的聲音說著帶點口音、不是很標準的俄語的我愛你。俄羅斯人覺得有些恍神,對方為什麼看起來就像天使一樣發光?勇利看維克托半天沒反應,生怕對方沒聽懂,但他好像也沒有勇氣說第二次了,只好小心翼翼地開口「…還…標準嗎……?」維克托終於回過神來,用力地在戀人臉頰上親了一下,又頂著對方的額頭、壓不住嘴角的笑意「不…不標準…太不標準了…」然後一把把對方拉進了房間「我來教你應該怎麼說。」

後來每一次勇利想要從零開始學俄語的時候維克托總是會在一旁搗亂「所以啊~如果勇利能把я люблю тебя裡面的音全都發好了,其他大舌頭音參考這個就好啦~快跟我讀~」勇利氣得不想給對方做炸豬排蓋飯了。



維克托摟著勇利的腰低下頭想要一個吻,但他一湊近他的戀人就帶著一臉惡作劇的笑意往後仰,再湊近對方再往後仰,最後他費力地托著自家戀人的腰「寶貝兒,我知道你柔韌性很好但你非要現在跟我證明嗎?」勇利眯起眼睛「我不能讓一個要拋棄我的人吻我。」「噢!上帝!我錯了,我怎麼會拋棄我最好看的太陽呢?」

勇利必須得承認他真是愛死維克托這種浮誇地說大實話的方式了,非常的…尼基福洛夫?於是他決定用一個非常勝生的方式回應他的愛人「我覺得…維恰的額頭才比較像好看的太陽呢。」然後在上面使勁親了一下,嗯,他的太陽,蓋戳。



——————————————————————————————

忘記說了!維克托唱的是OOR的Manhatten Beach~ 強烈推薦!根本就是老毛的心聲啊! ! !我團的小情歌真是殺傷力十足(安心躺平

评论 ( 27 )
热度 ( 260 )

©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