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務正業的UX DESIGNER | 微博:牙膏兔Rabi_鶴姥爺身體還好嗎

[維勇]小甜餅

還是聖彼得堡日常甜(nve)餅(gou)_(´ཀ`」 ∠)_
有微量肉眼不可見的奧尤?




維克托現在正覺得,他是人生贏家。

好不容易擠出來的休息日,天氣難得的特別好,和勇利賴床、進行節奏緩慢卻同樣舒服得頭皮發麻的晨間運動、草草地吃了一頓早中餐,然後一起深陷在那個布質的小沙發裡,勇利靠著靠枕半躺著看書,自己則趴在對方身上、頭正好架在對方胸口刷一刷SNS、數一數被陽光捕捉到的空氣裡浮盪的灰塵,時不時垂下手去摸摸橫在兩個人拖鞋邊的巨貴的腦袋,啊,天堂!

在維克托發了一張剛偷拍的勇利嘴角沾著草莓醬的照片配上「How can this piggy become sooooooo lovely!!! Wait… maybe not "become"… because it should be always!!!」的SNS以後,他心滿意足地放下手機,貼在勇利胸前邊聽戀人的心跳邊用揮著手指打亂灰塵的運動軌跡,心情平和到不可思議。

維克托在碰到勇利之前從來沒有想像過自己將來某一天也會成為這種「只要跟你在一起,幸福就充滿了我的全身」的人。他一向覺得幸福只是個人的主觀感受、由個體決定、不依賴外界,那些把自己的幸福感交給其他人來定義的人實在是太傻了,但現在他發現傻的是自己。這個世界上就是有那麼一個人,他的存在就是你的幸福本身。

維克托自己也說不清楚他對勇利的感情,每次當他的身體先於理性思考做出某些動作的時候,他才會又發現「啊,原來我有這麼愛他~」每一次的程度都在刷新。上週給ISU拍海報的時候,尤里還氣急敗壞地大罵他「你們中間隔了一個我!!!就這樣你還是非要伸手抓著豬排飯嗎?!!!全世界都知道這隻豬是你的!!!」維克托發誓他只是下意識地就伸手去夠自己的戀人,並沒有想太多,或者說他根本就沒發現自己的這個動作,但是面對師弟的咆哮維克托還是擺出一臉淡定的樣子「親愛的尤拉奇卡,你不能因為你自己和奧塔別克的距離隔得比較遠就剝奪我碰勇利的權利。」當他說完這話以後情況並沒有好轉,尤里更加氣了,一邊張牙舞爪地要過來打他一邊吼著否認「我才沒有在意那個!才不是因為那個!!!」但皮膚上的紅暈還是一下就從脖子爬到了耳尖。好吧,他也許是看到尤里靠著勇利的肩所以有點嫉妒了。

勇利在給予了他最大的美好之餘,簡直激發了他人生前二十幾年都沒用上、本來也以為一直都不會出現了的所有負面情緒,佔有慾、嫉妒、猜疑,勝生勇利真的把維克托變得越來越不像維克托了啊…不,或許這才是本來的自己?維克托自己也有點搞不懂了。

斯拉夫人懶洋洋地抬眼看著專注看書的戀人,認真思考了一會到底之前是哪個不長眼地說勇利長得很一般,然後伸手拉過對方的右手、嘴唇在手背上來回蹭了好幾下、又在無名指的戒指上親了一下,最後把臉埋進了戀人的掌心。他聽見勇利語氣鎮定的聲音從頭頂傳入耳朵、也感受到了悶悶的胸腔傳來讓人感覺無比安定的共鳴「維恰……別鬧…」但是忽然如雷的心跳頻率還是出賣了單純的黑髮青年。維克托玩心大起,故作委屈地說「我在你面前你居然還看書…你都不看我…」

勇利失笑,終於放下書裝作認真又嚴肅的樣子「唔…但是我一直看維克托的話,可能會看膩…」

勇利低頭看著維克托·感受到人生大危機·尼基福洛夫的表情漸漸變得驚慌扭曲,然後往上一蹭、很不高興地把頭一下埋進自己的頸窩、雙手使勁勾著自己的脖子、用哭腔慘兮兮地抱怨「你是不是不愛我了!你居然說看我的臉會看膩!!!」

勇利終於忍不住放聲大笑了起來,維克托知道對方只是在開玩笑但還是覺得受到了一萬點傷害。他抬頭用鼻尖碰了碰對方的耳垂,又在脖子上親了好幾下,期間對方發出的軟糯的悶哼聲真的非常可愛。最後維克托咬著勇利的耳垂說「居然敢欺負我,小豬的膽子變大了嘛…」然後又抬起頭,這個時候他已經幾乎把勇利罩住了但語氣還是在撒嬌「我需要安慰~~~」

看著斯拉夫人湖藍色的眼睛,因為今天陽光很好所以顏色比平時看到的更淺,裡面淡淡地映著自己的影子,勇利心裡柔軟得一塌糊塗。他也勾著對方的脖子,慢慢仰頭給了對方一個吻。

維克托只能說這是一個非常勇利的吻。勇利的嘴唇不厚但很軟,總是有點涼涼的,感覺像果凍或者布丁什麼的(啊,不是那種英國布丁),接吻的時候更喜歡蹭著自己的下唇,每次自己只要稍微舔一下他的唇角、他就會下意識地張開嘴,然後繼續一個更加深入的親吻。可是現在這個只是非常典型的勇利主動的、以輕咬一下自己下唇就結束了的吻。但維克托也並沒有什麼不滿足,倒不如說他連勇利這種羞澀的地方也同樣非常喜歡。

他們交換過很多、不同味道的吻,在廁所門口帶著牙膏味道的吻,在廚房帶著橘子汁或者黑咖啡味道的吻,在訓練場帶著運動飲料味道的吻,偶爾的訪談工作間隙、在休息室帶著紅茶味道的吻,在電影院帶著汽水和爆米花味道的吻,在家帶著剛吞下去的水果味道的吻,或者是更早在祭典帶著蘋果糖味道的吻、在勇利家裡帶著日式小點心味道的吻,還有他最喜歡的、沒有任何其他味道干擾、充滿了勝生勇利的味道的在床上的晚安吻。

維克托想,雖然他非常確信已經找到最喜歡的了,但他依然很願意在接下來的時間和勇利嚐到更多不同味道的吻,他想和勇利嘗試更多各種各樣的事情,他希望自己這輩子接下來所有的第一次都是跟勇利一起體驗的。

斯拉夫人低頭看著自己的戀人,平時對方看起來偏棕紅色的眸子此時因為陽光的照射有點發黃,很像布丁上面那一層清透的焦糖,還能看到自己倒影的輪廓;對方的臉頰有點淡淡的紅,像是他第一次去長谷津見勇利的時候那些轉瞬即逝的櫻花的顏色,鼻子上因為暖氣細密地冒了一些很小的汗珠。不知道為什麼,滿腔的情緒就控制不住了,維克托有些抑制不住、用有點顫抖地聲音說「勇利…雖然我現在什麼都沒準備……這樣好像有點不好……但是我好像等不及了…………我們結婚吧,現在。」

黑髮青年愣了一下,似乎用了好一會來消化戀人說的話,然後迎著對方的目光淺淺地笑了一下,又抿了一下唇,輕聲卻非常堅定而又溫柔地答了一句「好呀。」

維克托·尼基福洛夫真的覺得他這個瞬間得到了全世界。


———————————————
我不打算控制自己的手了_(:3」∠)_
講真官方那張新圖真是嚇到我了…老毛無論如何都一定要夠著勇利寶寶的決心我真的看到了😂

還有…私心覺得日文的「いよ~」還有中文的「好呀~」都是英文無法替代的美!!!

评论 ( 16 )
热度 ( 193 )

©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