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務正業的UX DESIGNER | 微博:牙膏兔Rabi_鶴姥爺身體還好嗎

[維勇]小甜餅



維克托很放鬆、心情很好的時候,會哼歌。

兩個人一起回到聖彼得堡住下來以後勇利發現戀人哼歌甚至情難自抑地唱起來的次數比以前多了,多數是些小情歌,有時候還會故意湊到勇利耳邊唱類似於「you are my address」這樣的句子,勇利一邊猛地摀著耳朵一邊覺得又好笑又甜蜜又羞惱。

唯一有一種情況例外大概就是維克托喝多了的時候,他會非要握著勇利的手唱完整首歌才願意睡覺。雖然維克托在喝酒方面很節制,真正喝多的次數屈指可數,但很不幸勇利現在正面對著這樣的「可數」中的其中一次。

從酒館把維克托搬回家就已經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幸好俄羅斯人雖然喝得不清不楚但莫名其妙地還是能辨認出自己戀人讓人安心的味道,所以路上也沒有過多的掙扎或者是鬧。勇利氣喘吁吁地把維克托放在打下了蓋子的馬桶上,給對方擦了身子、換好了睡衣,這全程維克托都很安靜,迷糊的視線跟著勇利轉。啊,僅有的一次發聲是勇利要去拿睡衣的時候維克托忽然一邊想要站起來一邊委屈地大聲喊「勇利你要去哪裡!」作勢就要哭出來,勇利只好趕緊回過頭來摸摸他的頭髮安撫他又親了親他的鼻尖,重複告訴他自己只是去幫他拿睡衣、十秒鐘都不要就能回來。維克托一臉將信將疑,眼裡泛著水光、撇著嘴說「三秒……」勇利哭笑不得地答應了,於是一邊在維克托大聲的倒計時中傖惶地隨手拽了一件睡衣和睡褲一邊想明天早上那個王八蛋如果敢跟自己抱怨睡衣和睡褲搭配有問題,絕對使勁拔他頭髮!

漱完口終於進入擦臉的步驟,勇利心裡正在想今天沒有唱起來太好了、馬上就能把對方塞進被窩讓他好好睡覺了,維克托忽然雙手捧住了勇利的臉,飛快地在戀人唇上親了一下然後打了個嗝「…小豬說…沒刷牙不能親……我忍了這麼久是不是很乖…嗝」結尾又打了個嗝。勇利一邊隨口應著說「是是,今天維恰特別乖~」一邊洗著毛巾準備擦最後一次臉,但是維克托卻突然不高興了起來「Noooooooooo!!!!!!!!!!You don't know!!! You never know how much I love you!!! So you made that decision and leave me there!!!」語氣裡面充滿了委屈、眸子裡好像又一次被水光填滿。勇利有些無奈又有些心疼,之前擅自提出要在上一屆大獎賽之後就結束大概真的是有些魯莽了,維克托雖然表面上沒再說什麼,但俄羅斯人做的惡夢和偶爾喝多了以後的歇斯底里都是跟那件事有關(順便一提,排名第二的惡夢是自己和勇利之間沒有那些碰巧和偶然,所以兩個人的人生再也沒有任何交集),勇利心裡其實也是內疚的。用毛巾擦了擦對方通紅的鼻頭,勇利輕撫著對方的後頸語氣溫柔地說「Then maybe you can just tell me now…」維克托輕輕環住了勇利的腰,低下頭好像思考了一下,又抬起頭,勇利給他擦著臉、他就木木地看著勇利,沈默的時間長到勇利以為對方已經忘了前面的對話了,維克托忽然開口唱了起來「It's always times like these…When I think of you and I wonder…嗝…if you ever think of me…」勇利笑著心想很好,這次沒有唱一整首歌、是從第二段開始唱的。其實維克托唱歌很好聽,不帶那種挑逗的情緒唱的時候,簡直就像是剛陷入初戀的人緩慢地用別人的歌表達自己怎麼也形容不完的愛意。伴著斷斷續續的歌聲,勇利把維克托架到床上、蓋好被子、掖好被角,準備去給維克托倒杯蜂蜜水放在床頭再回來睡,卻被維克托一把抓住了手腕。相比於剛才的混沌,俄羅斯人現在可謂是眼神清明,勇利甚至無法說出對方到底酒醒了沒有。維克托就這麼直直地看著勇利低聲唱完了最後幾句「Cause you know I'd walk a thousand miles…if I could just see you…if I could just hold you…tonight…」兩個人之間又短暫地沈默了一陣,勇利蹲在床邊,看到對方眼裡只有自己,自己一定也眼裡也只有對方。他揉了揉戀人的頭髮,嘴角有藏不住的笑意,然後親了一下對方的額頭「Yeap… I know all of them now……nite-nite darling.」

第二天當維克托果然在抱怨睡衣和睡褲搭配有問題的時候,勇利想了想戀人的玻璃心,還是沒能下手拔頭髮,所以只是惡狠狠地在維克托下巴上咬了一口。


一般維克托不太會一段時間內哼一樣的歌,但最近兩三個星期,他卻一直在唱他們前段時間剛去看的LA LA LAND的開場曲。勇利曾經略為抗議過能不能換曲子,維克托以這首歌實在是太歡樂了、哼起來心情會變得更好為由拒絕了。

接下來的一次日常訓練結束以後,勇利和維克托一起參加了俄羅斯隊員的日常聚餐,於是不可避免地喝了幾杯,不過也遠沒到喝多的狀態,就是有點high。吃飯的地方離家說遠不遠、說近不近,當維克托詢問伴侶是要走回去還是搭車回去的時候,勇利正把臉使勁埋進維克托的圍巾裡吸,頓了頓後軟綿綿地說「想醒醒酒…走回去吧~」紅棕色的眸子亮晶晶的,配上句尾往上挑的尾音可愛極了。維克托無可奈何地發現自己只要看到對方笑得這麼好看的樣子就覺得幸福感瞬間充滿了全身,勝生勇利到底是有什麼樣的魔力啊。

「維恰~~~為什麼跟我一起還走神~」勇利有些不滿的蹙著眉、歪頭看著維克托。維克托有些驚醒的感覺,抱歉地拉起勇利跟自己十指緊扣的手、在戒指上親了一下「對不起,可我確實是在想你喔。」即便是昏暗的路燈下維克托還是能看見勇利的臉又紅了起來。這之後兩個人安靜地走了一段路,勇利忽然小聲地哼起了歌,剛開始只是哼,慢慢地就唱了起來,維克托也不打斷他。勇利的聲音很溫柔輕軟,感覺就像是沒太受變聲期影響的高中生,唱什麼都覺得甜甜的。等維克托反應過來才發現對方唱的是Another day of sun。勇利越唱越開心,甚至拉著維克托跳了起來,在唱到「Behind these hills I'm reaching for the heights / And chasing all the lights that shine / And when they let you down」的後面還做了一個邀舞的動作讓維克托接下去。維克托邊唱著「You'll get up off the ground / As morning rolls around」邊就著動作帶著勇利跳了好幾步然後順勢拉著勇利的手往上抬,伴著帶著笑意的「And it's another day of sun」勇利用標準的芭蕾步伐轉了兩三圈然後倒在自己懷裡,兩個人笑成一團。維克托先緩過來,一下一下地摸著著勇利的背給對方順氣問道「你不是說老聽這首歌不喜歡嗎,什麼時候學會的?」勇利輕喘了一小會又伸手抱住了維克托「可是我喜歡你呀~你總唱嘛,一下就會啦~」然後抬頭衝維克托笑得眼睛幾乎只剩下兩條縫。

那一刻維克托再次發自內心的覺得這輩子能如此幸運地載在這個人身上實在是太好了。


——————————————
我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第一句英文歌詞來自OOR新磚的One way ticket…
老毛喝高了唱的是A thousand miles…強烈推薦OOR橫濱場的cover啊!我的真愛…
最後兩個人一起唱的是LA LA LAND的開場曲子Another day of sun…

评论 ( 2 )
热度 ( 120 )

©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