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務正業的UX DESIGNER | 微博:牙膏兔Rabi_鶴姥爺身體還好嗎

[維勇]小甜餅

第一次寫維勇…聽著LA LA LAND的Another day of sun寫的…聖彼得堡結婚同居一起訓練…維克多有事出門三天這樣的故事…

慣例是要說OOC屬於我?





勇利已經數不清自己是第幾次對著維克多那一堆髒衣服嘆氣了。當初以為維克多帶去日本的那些衣服就是他的全部家當的自己真是愚蠢得可以。

來了聖彼得堡以後勇利對「一個人到底可以有多少衣服」有了全新的認知。即便是這樣維克多也只是非常輕描淡寫地說「嗯?我的衣服也沒有很多吖~一般而已嘛!」然後像沒有骨頭一樣手環上勇利的腰間、黏在對方背上「倒是勇利衣服也太少了吧…下次一起去歐洲比賽的時候可以找時間添置一點~」一點?你的「一般」都是這個程度了,我覺得那「一點」我這輩子都穿不完啊!!!內心默默吐槽的勇利只是回頭親了親維克多的額頭。

以前維克多的家裡都是請了鐘點工每天來做清潔、準備早餐和晚餐,自從勇利搬進來以後就禁止維克多再請鐘點工「自己家裡當然要自己整理好!不然感覺不就像住酒店一樣嗎。」維克多撇了撇嘴裝作委屈地說「Well~I just think… that's… easy…」維克多沒說的是勇利說的那個「家」實在是打動了他,因為他之前根本也沒有真的在情感上把這個房子當作家…喔,哪有馬卡欽哪就是他家。但是現在勇利搬了過來,這個房子一點一點染上生活的氣息,自己開始慢慢清楚了哪種調味料放在哪個格子、終於記住了洗碗機的全部程序、知道了新的抹布和拖把都收在哪裡,這個過程還伴著勇利自己生活習慣的滲透,感覺真是好極了。唔,要說還有哪些不熟悉的地方變得熟悉起來了,那大概就是維克多以前從來不知道家裡有哪裡可以讓自己和伴侶隨時來一發的(雖然以前也並沒有探索過),現在對這些地方簡直瞭如指掌,但也是應該的,畢竟是「家」嘛。

維克多實在是很喜歡早上起床的時候看到勇利在廚房裡穿著寬大的家居服忙碌的樣子(偶爾穿的是自己的T、偶爾下面除了足底踩的一雙拖鞋以外什麼都沒有穿就更美好了),他可以清晰地看到戀人側頸上的印記、沒有完全打理好有些微翹的髮絲隨著動作幅度不大地晃著、熟練地用著各種廚具就好像在這裡生活了二十年一樣,這種時候維克多總是會特別坦然地面對自己內心的慾望,走過去親吻一下對方因為低頭而明顯凸出的頸椎骨然後把頭埋入戀人的發間(此時手臂理所當然地搭在勇利胯骨附近),換來對方一個落在除了嘴唇以外任何其他位置的早安吻。如果是碰到自己做早餐的時候,情形也就是反過來,勇利會悄悄靠上自己的背、低頭親吻突起的肩胛骨就好像在親吻天使的翅膀。但是勇利一直沒有跟維克多說,自己睡得不清醒、第一次看到維克多在廚房做早餐的時候,高大的斯拉夫人哼著不知名的曲子、銀白色的頭髮有點晃眼、裸露的背部白得就好像在發光,感覺特別像是那個仙鶴報恩的傳說裡的仙鶴在給自己做飯,啊,但是自己也沒給維克多什麼吧?報恩什麼是關於什麼的呢?還有仙鶴是變成了一個美女吧?隨便了,美男也沒有差很多啦~這麼頭腦不清地思考著、忍著笑勇利走過去用鼻尖蹭了蹭維克多的肩膀,然後把嘴唇抵在上面含混不清地說「早安仙鶴先生~」。

勇利大概這輩子都羞於跟維克多坦白自己真的非常樂於看到這個以前冷冰冰的房子在自己的改變下變成充滿生活氣息的家。無論是一定要按照自己的習慣來擺放餐具到櫃子裡、還是按照家裡的習慣收拾,勇利都希望能在這個家裡留下無法改變的、自己獨有的印記,這樣維克多是不是就更離不開自己了?

不過如果說做飯、清潔這些都還算是兩個人能應付過來的,自己洗衣服就實在是有點為難人了。勇利不願意維克多總把衣服拿出去洗,實際上維克多也非常樂於自己的每一件衣服逐漸染上他和勇利「家的味道」,但這個量實在是有點太大了。勇利一邊認命地整理著衣服去洗一邊埋怨維克多不加節制的購物慾,但仔細想來維克多這種人生贏家好像就沒有節制過自己各方面的慾望吧?「哼…讓你一個月沒得吃豬排蓋飯看你怎麼做人生贏家!」勇利有些氣鼓鼓地想。趴在一旁的馬卡欽用豆子一樣的眼睛好奇地看著勇利,勇利一臉正義地對馬卡欽說「就不該讓他想要什麼都能馬上得到嘛對吧!」馬卡欽發出了兩聲「嗚嗚」表示贊同?整理襯衣的時候勇利發現維克多的襯衣胸口的位置和背後的位置好像總是容易出現皺痕,雖然一時想不起來原因但果然這些小的地方還是需要一個小型掛燙機啊,今年的隨便哪個節日禮物就買這個好了。

勇利剛整理完衣服去洗本來一直在腳邊轉的馬卡欽就特別興奮地奔向門口,隨即就響起了鑰匙的聲音、門把轉動的聲音、關門的聲音,還有那個離開了家三天的人的聲音「勇利~我回來啦~」因為剛被維克多的衣服氣到了,勇利故意裝作很平淡的樣子走到門廊「喔,歡迎回家。」但是眼睛裡的星星早就出賣了他。維克多雖然不知道自己是哪裡又讓戀人生氣了一下,但他知道經歷過那麼多的兩個人在解決這種小問題的時候最高效的辦法大概是一個吻,而且幾天沒見,他已經沒有辦法控制自己想要把對方狠狠抱進懷裡好好疼愛的衝動,嗯,維克多·尼基福洛夫從來都是很坦誠地面對自己的慾望的,所以這次他同樣坦誠地一把攬過對方、準確地吻上了對方的嘴唇。勇利一緊張雙手順勢揪住了緊貼著維克多胸膛的襯衣,在不斷深入的吻中靈光一閃「啊!原來這些褶皺是我抓的呀?」

至於因為在做 / 愛過程中因為一直想著掛燙機的事情而被維克多以不專心為理由又要了一次嘛,勇利表示十分委屈「我不專心的原因不也是因為你嗎!!!」




————————————————————
完全沒想過自己居然還會寫除了小籃球以外的同人_(:3」∠)_不過可能也就這一篇了…還有一個青黃的腦洞還沒寫…希望過年前能寫出來…and…其實是我自己想要一個掛燙機😂

评论 ( 4 )
热度 ( 130 )

©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