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務正業的UX DESIGNER | 微博:牙膏兔Rabi_鶴姥爺身體還好嗎

青黃深夜六十分


選題:今天他再一次向他介紹了自己
遲到的深夜六十分_(:3」∠)_設定是高中交往大學同居,現年大四~唔…倍兒會打直球的小青峰出沒…



青峰習慣性皺眉,瞇著眼看了看窗外,右手習慣性地撈了撈,卻發現枕邊人早就起身,床單已經涼透了,隱隱地聽到廚房叮鈴噹啷的響聲。

跟黃瀨正式同居了以後青峰才發現看似生活不規律的黃瀨無論如何都會在九點前起來給自己做一份豐盛的早餐,嗯,除了前一天晚上自己實在是把他折騰得夠嗆。用黃瀨的語氣來解釋就是「豐盛的早餐和節制的晚餐才不會讓人變胖嘛~」。

同居以後才發現的關於黃瀨的事也還有很多就是了,但青峰更享受那些他們彼此為對方改變的習慣和共同養成的習慣,比如一起來那個無關對方醒著與否都給一個早安吻的習慣,早餐黃瀨負責晚餐青峰負責的習慣,出門到人多的地方黃瀨總是會勾著青峰的小指的習慣,一人在長時間作業的時候另一人一定會泡好茶或者熱好牛奶放在旁邊的習慣,晚上睡覺前無關對方醒著與否都說一聲晚安的習慣。說起來,自己以前是不太喜歡喝牛奶的,因此還被黃瀨嘲笑過一定是因為從小牛奶喝得少才這麼黑,黃瀨當時還沒心沒肺地嘿嘿笑著說「幸好我們是男的不能生孩子,不然就小青峰這種已經黑的深入基因的狀況,我才不要跟你生一塊小黑炭哈哈哈哈哈哈哈」。後來怎麼樣了?那天晚上好像把黃瀨往死裡折騰了一頓吧?兩個人之間共同的回憶越來越多,生活模式也越來越趨於一致而穩定,但青峰總覺得不夠,最近總會有衝動做點什麼讓自己更安定。

收到了來自NBA球隊兩個月後的試訓邀請以後,那天晚上吃完飯黃瀨只是躺在自己腿上嘟了嘟嘴說「我怎麼可能說不要去啦。小青峰能收到邀請我當然很開心吖,這說明我從一開始就沒有選錯目標吖,但想到將來好多年都沒法跟小青峰再這樣過日常生活了還是有點難過呢。」青峰什麼也沒說只是低頭親了親黃瀨嘟起來的嘴唇。但那天晚上過後兩個人就非常默契地沒有再提這件事了,看似和往常一樣的生活中總是會瀰漫著不安。

青峰腦子一邊不清醒著一遍準備去洗漱。經過廚房的時候掃了一眼,發現黃瀨特別認真地看著前兩天青峰說想試試看的新燕麥片的營養成分說明,那個眼神太認真把青峰一下就吸過去了,等青峰反應過來他已經不由自主地走到了黃瀨身後,但黃瀨並沒發現,於是青峰悄悄從背後環上了黃瀨,然後在對方後頸最光滑明顯的地方種了個草莓。黃瀨剛開始被嚇了一跳,然後就給了青峰一記肘擊「鬧個屁,趕緊去刷牙洗臉!」

「涼太君太好看了就被吸過來了…」

「你怎麼現在都能臉不紅心不跳地說這種話了…」黃瀨故作鎮定的語氣還是沒用,所有都被微微發紅的耳尖出賣了。本來青峰以為黃瀨這種大眾情人「厚顏無恥」的程度應該相當高,沒想到居然特別容易臉紅,第一次被自己調侃明明是個八面玲瓏的池面卻這麼不擅長應對情話的時候,黃瀨順勢拿起枕頭使勁糊到自己臉上明顯又著急又不好意思地喊「那是因為是小青峰對我說出來的啊!當然會不好意思嘛!」真是可愛死了。不過現在這樣不再那麼容易有大反應、強裝鎮定的樣子也很可愛就是了。青峰彎腰伏在黃瀨的背上想了想,自己會拿「可愛」這個詞形容一個身材高大、力量與自己相當的男性,自己的語文老師知道了估計要把自己打死。但就是很可愛啊!青峰磨蹭了一會開口「我確實臉不紅…但心可是老老實實地在跳…」

「別廢話…快去把自己弄乾淨來吃早餐啦。」

「…怎麼辦啊涼太,相比於把自己弄乾淨我更想把你弄髒。」

「你!」

「我去刷牙…」


「小青峰你怎麼還沒好?」黃瀨坐在餐桌前喊著已經洗漱了大半個小時的青峰,奇怪平時秒速搞定的青峰在廁所裡到底在幹嘛。正在黃瀨準備去看青峰在幹嘛的時候,迎面青峰就出來了「好了。」

「吃早餐去啦…餓死我…」說了一半的話被青峰拉起自己手的動作打斷,黃瀨回頭看了眼青峰,緊接著就看到對方把一個明顯粗製濫造的、紙巾摺的戒指套到了自己手上。

青峰握著黃瀨的手,閉了閉眼,深吸了一口氣,用最平緩的語氣說著「黃瀨涼太,你好。我是青峰大輝。身高體重不是重點,我過段時間的工作大概會是NBA球員,收入還暫時不確定。我身上有很多毛病,也有很多小習慣,最突出的就是特別喜歡黃瀨涼太,我喜歡到想跟黃瀨涼太過一輩子。我現在還無法給任何確定的承諾,可能有好久的異地,可能很辛苦,但我唯一可以保證的是我會一直喜歡黃瀨涼太。」一口氣說完了以後,青峰頓了頓又繼續說「所以這樣的我,你願意嫁給我嗎?」

黃瀨一時又驚訝又驚喜又感動,反應了半天才啞著聲開口「這是小青峰在求婚嗎…?」

「嘖,很明顯吧。」

「不是啦,是說,太突然了嘛…」

「不突然,我給你一份最穩定的愛情,這樣就沒有不安了。」

黃瀨一時間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來表達自己的開心,但還是笑了,是青峰最喜歡的那種笑容,眼睛裡還亮晶晶的,聲音有點抖「所以小青峰剛才在廁所裡是在折指戒指?」

「是啦。」青峰轉過視線,隨即又反應過來「先回答願不願意!」

「你不早就知道了嘛?只要你在前面向我伸出手我永遠都會朝你跑去吖…」

「那下午就去入籍!」

「這麼快?!」黃瀨故作淒涼地哀嚎「我就這樣被你用一個廁紙摺的戒指帶走了嘛?!」

「是被我用一個籃球帶走的吧。」青峰抱著黃瀨、聞著對方和自己一樣的洗髮水味道心裡前所未有的滿足。

「…反正我都可廉價了…」

「是我運氣好賺到了。」

「還有…喜歡我是毛病嗎…」黃瀨撇了撇嘴。

「是,當然是,病入膏肓但我放棄治療了。」

「…」

评论 ( 15 )
热度 ( 80 )

©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