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務正業的UX DESIGNER | 微博:牙膏兔Rabi_鶴姥爺身體還好嗎

[青黃]小段子

關於上次那個大學同居後才告白的設定的沒告白之前的事~



黃瀨最近很煩惱。對於他跟青峰之間那種若有似無、不清不楚的關係,黃瀨想破了頭也想不出來自己到底是希望繼續這樣下去還是能有更進一步的發展,所以對於青峰時不時表現出來的那些可能根本就不是故意的小曖昧他既樂在其中又非常苦惱。

最近放寒假,事務所沒什麼安排,恰巧碰上青峰總是要跟著球隊訓練,所以黃瀨正好也多出了很多時間去恢復晨跑、然後回家舒舒服服地洗個熱水澡、接著一邊整理家裡的雜物一邊整理他們的關係。雖然整理了好像也沒什麼用,是說後者。

最近這幾天因為鄰近練習賽了,所以青峰總是訓練到九、十點才到家,二話不說就把黃瀨留下的晚餐一掃而光,青峰憋了好幾天想說的「黃瀨你這樣等我回來好像我男朋友要不我們交往吧」這樣的話也一併跟著飯菜吞進了肚子裡,搞得黃瀨捧著熱牛奶盤腿坐在他對面看他吃得那麼認真都沒好意思插話。等到青峰洗完澡想跟黃瀨一起看球的時候,黃瀨也早就回房睡覺了,青峰對這種有話沒狀態說的狀況很是煩躁,不過他已經下定決心要再進一步就是了,至於時機那就只是時間問題,雖然還不能完全確定黃瀨對自己是什麼想法,但反正他一定要把黃瀨搞到手。

練習賽前一個晚上忽然降溫了,黃瀨冷得不行,又糾結於要不要等青峰回來,轉念想了想反正等黑皮回來他們也沒時間聊天,還不如先鑽被窩。雖然對青峰感覺有點抱歉,不過黃瀨還是毅然決然地給青峰留了個字條在餐桌上然後鑽進了被窩。玩了好一會手機,快到十點的時候,終於聽到開門的聲音,接著關門的聲音,打開燈的聲音,青峰還試探性地叫了一聲「黃瀨?」,熟悉的腳步聲,放下包,安靜了一會,挪動了餐桌椅的聲音,拿起筷子的聲音,黃瀨確認青峰看到了自己的便條以後放心大膽地睡過去了。

一個人狼吞虎嚥的青峰心情非常地不爽。本來今天就降溫,回到家能給自己溫暖的人居然不等自己回來就跑去縮被窩了,青峰十分不愉悅,雖然他並沒有發現目前他壓根沒有立場干涉黃瀨的任何行為。

不愉快地吃完飯,不愉快地洗完澡,不愉快地躺在床上,青峰翻來覆去半天睡不著,難道黃瀨對自己根本沒有那方面想法?干躺了一陣,被窩根本就睡不暖,青峰一時間怒從心頭起,翻身起來,直接打開了對門黃瀨的臥室,把黃瀨的被子一掀鑽了進去。

「臥槽小青峰你幹嘛!冷死啦!」黃瀨本來就沒有睡的太死,一下就被驚醒了,一回頭聞到青峰身上熟悉的味道的時候直接大喊。

青峰手腳並用從背後抱住了黃瀨、膝蓋搭上黃瀨的腿、埋進黃瀨的後腦勺又帶點不高興「取暖。我一個人睡不暖被窩。」

青峰靠自己這麼近,黃瀨很害怕自己現在那簡直要上一百八的心跳頻率會嚇到青峰,故作嫌棄地掙扎「我還有沒有人權啦!你他媽倒是付我取暖費啊!」

又是平時的黃瀨,沒有任何異常,這麼一想青峰就覺得很安心,於是心情也好了起來。他閉上眼睛,安定地說道「取暖費…用你取暖太貴了…要不我拿下半輩子抵吧,賣身給你。」

「倒貼給我我都不要!暴君黑皮!」黃瀨只覺得自己的臉燙得要命,青峰的話他不敢仔細往深了去想。

「你會要的…」

「滾。」


此時離黃瀨第二天晚上喝醉酒還有23個小時。

離青峰明確了雙方的心意還有25個小時。

離兩人終於確定下關係還有36個小時。

但是離青峰決定一定要在打完練習賽以後找時間告白只有一分鐘。

「睡吧,晚安。」

「…晚安小青峰。」

——————————————
這幾天實在是冷哭了…所以想看青峰氏抱著瀨瀨取暖_(:3」∠)_

评论 ( 11 )
热度 ( 47 )

©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