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務正業的UX DESIGNER | 微博:牙膏兔Rabi_鶴姥爺身體還好嗎

青黃深夜六十分

選題:雪

繼續上次那個青峰受傷休息兩週回國休息的設定!



平安夜的晚上,青峰和黃瀨在家飽餐了一頓壽喜燒以後,兩個人整理完廚房膩在被爐裡看著電視。

「小青峰…」黃瀨忽然直起身來開口。

「嗯…」

「難得平安夜你在這邊過,出去走走吧!」

「這麼冷…今晚預報說要下雪啊…而且又不是年輕人了…別去湊這個熱鬧…」青峰懶懶的聲線好像都被被爐捂出了溫度,感覺軟綿綿的。

「別這麼服老吖…浪漫一下嘛!」黃瀨拉著青峰的手,想把他從被爐裡挖出來。

「喂喂,我是傷員啊!」

「屁!別在這裝!我知道你好的差不多了!」黃瀨十分執著。

青峰最後還是拗不過黃瀨「你到底想去哪啊…」

「想去便利店!」

「早說啊,還以為你要去東京塔…」青峰想了想只是這麼近的距離那就去吧,然而黃瀨迅速接口「買冰棍!」

「嘖!你還是小孩嗎?!冷死了還吃冰棍!」

「忽然想吃了嘛…而且黃瀨涼太永遠17歲吖~」說著黃瀨還眨了眨眼擺出了一個kira的手勢。

青峰一向拿他的一時興起沒辦法,沈默了半天只好起身穿衣服,又補了一句「…是青峰涼太。」


兩個人換好衣服剛到樓下,雪就細細密密的下下來了。說起來這場也算是今年的初雪。黃瀨特別興奮「嗚喔~時隔四年又和小青峰一起碰到東京的初雪~我要趕緊許願~」

青峰一邊在嘴上調侃黃瀨幼稚,一邊又很喜歡黃瀨這樣的一舉一動。黃瀨太神奇,以至於青峰有時候會有一種抓不住的感覺,他一邊可以是有成熟又冷靜地面對一切、做出理智的判斷的大人,但另一邊又會像小孩子一樣對所有的新鮮事物保持好奇、容易興奮,可是硬要說哪些對他來說是新鮮的,青峰好像又劃不出來這個界線,所以青峰也時常會對他們之間的感情感到不安,他害怕哪一天黃瀨覺得他們之間沒意思了就冷靜地切斷所有聯繫。

雖然雪不是很大,但是黃瀨不願意打傘,青峰只好趕緊拉住黃瀨幫他把帽子戴上、系好,然後牽上黃瀨的手插進口袋裡,兩個人慢慢地往便利店挪。

兩個人默默走著,好一會沒講話,黃瀨看著雪一點一點落下,伸出了舌頭,舌尖微微地往上翹起,想要接住雪花。青峰轉過頭看到黃瀨伸長脖子抬著頭、伸著舌頭的樣子實在太搞笑「你在幹嘛…」

「講藏一薩雪哈啊~」黃瀨伸著舌頭講話講不清,青峰費了兩秒才理解過來是「想嚐一下雪花啊」,但他還沒出言阻止黃瀨、說雪花髒別舔的時候,黃瀨就已經興奮的喊起來「甜的~」

青峰又好笑又無奈地看著黃瀨,就這樣看著對方眼裡閃著星星、亮晶晶的樣子,沒忍住親了上去「舌頭在外面吹了這麼一會風就涼了。」一邊舔著黃瀨的舌頭一邊這麼想著。

略微離開了一點黃瀨的嘴唇,青峰又親了一下黃瀨凍得有點發紅的鼻尖說了一句「你比較甜…」

「噗…小青峰的直球還是對我這麼有效…」黃瀨輕聲笑了出來。

「哦?有效期限多久?」

「這個啊…我也不知道呢…搞不好直到下輩子都還有效…」黃瀨調侃自己道「反正我這輩子就栽在小青峰手裡了…就算每一年每一天每一個時刻跟你看一樣的風景對我來說都是最新鮮的體驗,永遠都不會膩…太奇怪了…小青峰你是病毒吧,病毒!一定是這樣!」

青峰對這番突如其來的告白一下大腦就空白了,愣了好一會才忍不住笑了起來「你才是病毒吧,說起來,變得一頭栽進去出不來的人到底是誰啊…」

「當然是我了!明明我喜歡小青峰時間更長~」

「你還真敢說!」

「這點自信我還是有的~」

「憧憬跟喜歡你真的有好好分開嗎?不一樣…」

「你管那麼多!反正先動心的人是我!」

「好好好,你贏了。」
只要得到了你,就算把我的整個世界都輸給你又何妨呢~

评论 ( 2 )
热度 ( 51 )

©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