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務正業的UX DESIGNER | 微博:牙膏兔Rabi_鶴姥爺身體還好嗎

青黃深夜六十分



选题:花

唔…跟以前有一點點不同吧,NBA球員青峰x設計師黃瀨的設定,年齡26的樣子!



家裡的雜物間馬上就要堆滿了,黃瀨沒辦法只好找了個週日開始一點一點整理起來,把不要的東西清出來。

清理的時候黃瀨忍不住對自己吐槽起來,因為大半都是他以前收的「垃圾」,洗乾淨的空啤酒瓶、形狀不一的泡沫板、各種鞋盒、材質不同的包裝紙、各種布料的爛衣服等等等等,還有就是大學的時候各種小作業做的作品,林林總總也是一大堆。讀設計就是什麼都不願意扔,總覺得下次做東西的時候這些東西說不定能用上,不知不覺就佔了大半個雜物間,但自己也沒有意識到。時間一長就總是很容易發現哪些是真正有價值的,所以現在要黃瀨動手清理掉這些反而很輕鬆,一下就能分出哪些是真的想留下的,當然大部分都是不想要了的。整著整著,整到一個方盒的時候,黃瀨的手慢了下來,打開盒蓋看著裡面的向日葵乾花,想起那時候的事,總是忍不住感嘆青峰的雷厲風行。

這是自己大四的時候老師佈置的一個關於愛的小作業的最終作品。

大四那年,黃瀨想到未來就很焦躁。不僅是工作的問題,更多的是和青峰的感情。當走向社會承擔某份工作,也就意味著周圍的人都會開始覺得你已經獨當一面並催你可以找對象成家了。他可以肯定青峰對他的感情,但是他卻不敢確定青峰在社會現實的重壓下還能不能堅持。況且,就算青峰能堅持,他也不希望青峰會因為這段感情受到什麼負面評價從而生活艱辛,他只想看到青峰快樂地打球。學生時期結束了,是否意味著學生時期的稚嫩感情也該結束了呢?

因為這些原因,黃瀨變得特別暴躁,講到這些問題更是點火就著,當他看到青峰那種漫不經心、好像不經過考慮就覺得所有事都沒問題的態度的時候就更生氣了,總是忍不住不經大腦地就吼「你要是決定要分手你就趕緊說啊!」

一般青峰聽到這句話就會暴怒「我說了嗎?!我什麼時候說過?有空胡思亂想你還不如趕緊解決工作的問題!」

然後就是一夜冷戰。

這樣過了兩個月,黃瀨都覺得他們真的要完蛋了的時候,某個週五的晚上,青峰大半夜才回來,忽然掏出了一把向日葵和一個簡單得不行、輕得不行的銀素戒對黃瀨說「登記入籍吧。」

黃瀨當時剛結了一個中期作業,腦袋一下轉不過來,從沙發上彈起來「什麼?」

「我說,」青峰少見地紅了臉「結婚吧!」

「…小青峰…你真的知道結婚是什麼意思嗎?」黃瀨剛開始完全是意外大過於喜悅,嗯,驚喜他大體上只感受到了前一半,所以問題就這麼又不經大腦地問出來了。

青峰有些恨鐵不成鋼,一把拉過黃瀨抱著有些咬牙切齒地說「一輩子在一起!我一開始要跟你交往時候不就說過了!你還要一個人擔心到什麼時候?!」

黃瀨靠在青峰懷裡,聽著熟悉而又有力的心跳,一時語塞又有點想哭「不是,你會很辛苦,我是說有各方面的壓力…」

「各方面的壓力要你放棄我你會嗎?」青峰又緊了緊手臂,打斷了黃瀨的話。

「當然不會,但是…」

「那就好,我也不會。」青峰把頭埋進黃瀨發間「沒有但是,說好了的就是一輩子。」

「…」

青峰聽黃瀨半天沒回答,拉開一點距離,看到黃瀨眼淚汪汪地但一直忍著不讓它往下掉,把花和戒指塞到黃瀨懷裡,雙手撫上黃瀨的臉,在他額頭上親了一下「別亂想了,對我有點信心吧,求你了。」

「我就是怕你以後辛苦…小青峰可是要去NBA的球星呢。」黃瀨一開口眼淚就忍不住掉。

青峰用拇指指腹抹掉黃瀨的眼淚,又把黃瀨往懷裡帶「不辛苦不辛苦,想到你就不辛苦了。」

「…我是什麼…鎮定劑嗎…」黃瀨吸著鼻子還是忍不住吐槽。

「是的是的。」

「不過,為什麼是向日葵…」黃瀨還是沒忍住好奇心,猛然他感覺到青峰的心跳變快了,一下緊張了起來。

「那個…五月說,向日葵的花語…是…沈默的愛…像你…」青峰支支吾吾又不好意思,說到後面聲音越說越輕,他一向不太習慣直接說跟「愛」有關的話。

黃瀨噗哧一聲破涕為笑,笑了好一會以後,他直直地看著青峰的眼睛說「也像小青峰。」頓了一下又說「還有,日本同性不能入籍…」

青峰用一陣不耐煩蓋過去了自己的不好意思「我就只是那個意思!」


兩天後老師講到這個以愛為主題的小作業的時候,黃瀨幾乎是條件反射地就想到了那一束插在花瓶裡的向日葵,回家就開始把它們拿出來用好幾天一步步做成乾花,最後拼到一起做了一個小花盒。雖然這作業最後並沒有特別高分,但是這幾乎是黃瀨其中一個最喜歡的作品。

彼時他和青峰合租的房子還很小,東西放外面反而容易被碰倒損壞,所以乾脆就收起來了。

再次翻出這個花盒,黃瀨忽然很想給青峰打電話。看了看鐘一點多,迅速算了算美國大概晚上十點多,而且青峰今晚沒有比賽,於是黃瀨心安理得的用LINE給青峰發了語音通話的邀請,那邊青峰也很快就接了「嗯?今天這麼早?」

「我想你了…」

「我也是。天天都想。」

「還有,日本…也可以入籍了。」黃瀨輕輕用指尖觸著花盒邊緣。

「我看到了。」青峰一下也想起來四年前的事,忍不住輕笑了一聲。

「那…這次正式求婚我可以要總冠軍戒指嗎?」黃瀨笑得狡黠。

青峰幾乎馬上能想像到黃瀨在電話這頭的表情「你要求也太高了…」

「沒有的話小青峰跟我入籍吧,」黃瀨一下笑開了「之前我設計海報的那家珠寶公司,價位也合適呢,現在我也能買得起求婚戒指了哦~」

青峰總是這樣拿黃瀨沒辦法「…你…我努力吧。」

「那我等著咯~」



评论
热度 ( 66 )

©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