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務正業的UX DESIGNER | 微博:牙膏兔Rabi_鶴姥爺身體還好嗎

青黃深夜六十分


選題:速度



設定是高一交往、大學同居,現年大三,青峰已經向家裡出櫃,黃瀨暫時還沒。
彷彿跟速度也沒什麼關係TwT



青峰看著在床上抱著被子縮成一團的黃瀨嘆了口氣,走近趴在床邊看了黃瀨的臉良久,然後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用指腹碰了碰黃瀨眼下的黑眼圈,很是心疼。


大概兩個月前黃瀨週末回家被黃瀨媽媽無意中看到了手機裡line的聊天背景,是一張青峰輕吻他額頭、兩個人都閉著眼、幸福滿滿的照片,然而這對於黃瀨媽媽來說和她想像的兒子的幸福差了十萬八千里。當晚整個家的氣氛非常凝重,兩個姊姊不在家只有黃瀨獨自一人跪坐在父母面前面對高壓。黃瀨爸爸一直皺著眉頭抽著煙沒說話,黃瀨媽媽沒有哭沒有鬧也沒有責罵黃瀨,只是苦口婆心地勸著黃瀨,客觀又理智地分析這條路有多難走,但是黃瀨一直犟著迎媽媽的目光說「我們不是一時衝動才在一起的,媽媽你說的我們在交往前全都考慮過了,但是我們還是想一起走下去,我們想一輩子在一起,我們決定了這條路,既然我們選了那跪著也會走完。」聽了兒子的話一直沒說話的黃瀨爸爸忽然發飆,又是扔東西又是上腳踹,把黃瀨趕出了家門,一氣之下還大吼要斷了他的生活來源,黃瀨媽媽攔也攔不住。

大半夜被趕出來,黃瀨心裡堵的慌,但是他心裡一點都不後悔自己說的那些話。雖然「被出櫃」得有些突然,不過想想其實也是遲早要面對的,如果他和青峰的感情是這樣一場風暴就能結束的,那他大概會很看不起自己。黃瀨摸了摸剛被黃瀨爸爸一肘頂到、現在有點微疼的眼角,有些無奈地給青峰打了個電話讓他來接自己。

後來黃瀨的兩個姊姊有跟黃瀨通過電話講家裡的情況,讓他這半年先別回家,由她們去慢慢做父母的思想工作,當然也順帶警告了一下青峰別看黃瀨現在被爹媽趕出去了只有一個人就欺負他,青峰調笑著說黃瀨從高一開始就永遠沒有一個人面對所有困難的機會了、更別說別欺負了,黃瀨的二姊在電話那頭哼了一聲表示這個回答她尚且滿意。

接下來被斷了生活來源的黃瀨只好拜託經濟人幫他接多一些工作,日程排得滿滿的,睡眠也不足,青峰也提出過他可以先付兩人的房租,但累得快睡過去的黃瀨把頭埋在枕頭裡悶悶地說「我才不要被小青峰包養…我可是個男人…」青峰只好作罷。


青峰換了個姿勢,肩膀靠在床邊,指尖撩撥著黃瀨的發梢。大腦放空的一陣,他也開始想,如果自己的父母沒有那麼開明、和黃瀨的父母一樣給他高壓,自己也會這樣堅持嗎?然後半秒不到他就覺得自己怎麼會思考這麼愚蠢的問題,答案顯然是肯定的。

這份感情裡承載了太多回憶,六年的時間唰地一下就過去了,但他依然清晰地記得告白的時候黃瀨那略帶期待又驚訝的眼神;第一次在祭典牽黃瀨的手對方輕顫了一下;第一次送黃瀨回家本來想親對方的嘴唇但是因為兩個人都太緊張他只好親了一下黃瀨的額頭、黃瀨驚了一下以後噗哧一聲笑出來,耳根還泛著紅;第一次做愛進入的時候黃瀨又隱忍又滿足的表情;第一次給黃瀨做奶汁烤洋蔥湯的時候對方那不可置信又開心地笑彎了的嘴角…有好多次黃瀨笑的時候青峰都覺得他的眼裡有億萬星辰,忍不住想去寵他、去珍惜、想去創造更多能讓他開心的回憶、把所有煩惱都趕走。時間走的速度太快了,連更多快樂都裝不下了,怎麼能裝進煩惱?如果一輩子只能許一個願望的話,大概就是希望時間能走慢點、對他溫柔相待,讓自己能有更多機會給他快樂。

正這麼胡思亂想,黃瀨因為感到發間一陣癢,所以迷迷糊糊地醒了,軟綿綿地喚了聲「…小青峰?」

「嗯…」青峰的手指落上黃瀨的臉。

「我沒問題啦…」黃瀨揉了揉眼睛,猜到青峰大概又在擔心自己「因為這個月生活費和房租差不多了所以下個星期工作會稍微鬆一點~」

「…涼太」

「嗯?」

青峰深吸了一口氣「週末我陪你回趟家吧。」

「不要!姊姊都說了她們會慢慢處理時間差不多了再跟我說的!」黃瀨猛地從床上坐起來,看著青峰在微弱的燈光下亮晶晶的眼眸,就像被星辰點亮的海面。

「不行!那樣浪費的時間太長了!我們還有很多事要做的!而且你父母終歸是怕我中途放棄讓你無路可走對吧,讓我去解釋、讓我去說明。」

黃瀨一時間竟啞了語,因為青峰確實說的很對。踟躕了一下,他啞著聲開口「……我爸媽…很兇喔…」

「嗯。」

「我爸…會打人喔…」

「嗯。」

「去了以後這輩子真的就沒有辦法退貨了喔…」

「嗯。交給我吧。」



评论 ( 5 )
热度 ( 51 )

©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