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務正業的UX DESIGNER | 微博:牙膏兔Rabi_鶴姥爺身體還好嗎

青黃深夜六十分

選題:圍巾

大學同居的設定…男友力爆棚的青峰氏和壓力大的時候會發脾氣但過後會變軟的小黃…有一個長期待在學校實驗室的小真出沒!



黃瀨在學校圖書館寫著寫著作業,打了個噴嚏。腹誹了一句「肯定又是小青峰在罵我!」揉了揉鼻子,繼續低頭碼著論文。

黃瀨感冒了一整週都沒好,碰巧下週又有篇長論文要交,於是總是趕作業熬到大半夜才睡,電腦旁圍繞著小山那麼高的鼻涕紙。面對這樣糟蹋自己身體的黃瀨,青峰當然不干了。軟的試過了,硬的也試過了,但黃瀨就是一心要進度趕到自己滿意的地步才願意去睡,昨天晚上青峰實在忍不住吼了黃瀨「你以為本大爺愛管你,愛這樣一直拖著病不好就拖,反正又不礙我事!」

黃瀨本來趕著作業心情就很窩火,心下又有些委屈,於是帶著模糊不清的鼻音馬上一句頂了回去「我求你管我了?!不礙你事你還管?!再說我不寫難不成小青峰給我寫作業嗎?!」

青峰被噎得一下說不上話,只好撂了句「你愛怎樣怎樣,不管你了!」然後砰地把臥室門關上了。

黃瀨的頭被那聲關門的巨響震的嗡地一聲響,太陽穴一陣一陣地跳著疼。心裡又憋著氣又委屈又對自己生氣,委屈青峰不照顧一下自己的難處,也生氣自己明知道青峰是為了自己好但還是沒控制住朝對方發了脾氣。氣呼呼地鼓著臉頰,憋的難受了,黃瀨摘下眼鏡把尚在眼眶里沒完全溢出來的眼淚抹掉,繼續寫作業。越想越難過,又忍不住掉了幾滴眼淚。

於是當天晚上黃瀨就著小毯子窩在沙發上就睡了。到早上被調好鬧鐘叫醒,叼了兩片麵包,拿上一盒牛奶,背上電腦和筆記往圖書館去了「好歹今天寫完吧,晚上就不用又被小青峰念叨了…」

等黃瀨不知不覺終於寫完了作業已經八點多,外面天都黑透了。掏出手機,發現並沒有青峰的電話和信息,黃瀨心裡又湧上了一陣委屈「什麼嘛…我一整天都不在家誒…都不擔心嗎…小青峰真是白痴…」

收拾完東西掛上耳機帶著滿心的不高興,黃瀨準備買個便當再回家。剛走出圖書館忽然感受到一陣莫名的寒意,黃瀨查了查天氣發現今晚居然要降溫,為了不讓自己的感冒加重只好快步往家走去,一邊走一邊嘟著嘴抱怨著「都是小青峰…要不是想高效一點趕緊寫完不用他擔心就不用來圖書館了…真是的…又要感冒了嘛…都是白痴峰!白痴峰白痴峰白痴峰…」忽然視線被一擋了一下,黃瀨感到一個柔軟的東西落到了自己肩上,還來不及發出一聲驚呼,右耳的耳機就被摘了下來緊接著響起了一個熟悉的低音「我才不是白痴。」

像被燙到一樣,黃瀨猛地轉身,正正對上了青峰深沈的眸子。

青峰一邊細細地給黃瀨系好圍巾一邊說著「要出門也不知道看天氣預報到底誰是白痴。」

黃瀨轉開了視線吸了吸鼻子「我就是不高興看你管我。」

「管管管,怎麼能不管。」給黃瀨把圍巾尾巴掖進裏層以後,青峰捧著黃瀨的臉往他筆尖上親了一下「這可是我的人。」順了順黃瀨的發梢,隨後自然地牽上黃瀨的手塞到衣服口袋裡往家走。

「那今天不管我去哪了…」

「你把學習用的東西全都背上了…能去遊樂園?」

「…」黃瀨嘟了嘟嘴不說話。半晌又開口「那不給我發line。」

「這種時候還不如讓你專心把論文寫完,反正我也叫綠間來幫我確認過你就在這了。」

黃瀨咬了咬下嘴唇。

青峰回頭瞄了黃瀨一眼「昨晚你在沙發上睡的厚被子是我加的你別說不知道。」

「我知道啦…」

「那還生氣?」

「…氣自己對你發脾氣…小青峰在這等了多久?」

「唔…半天吧…」感受到對方嚇了一跳,手緊了一緊,青峰趕緊說「沒有沒有,開玩笑的,兩三個小時吧。」

沈默了一陣,黃瀨低著頭開口道「小青峰,謝謝你。」長睫毛擋住了眼睛,青峰看不太清黃瀨的表情。

「啊。」

「一直這樣一起走下去嗎?」黃瀨能感覺到青峰的張開了手扣入他的指縫。

「嗯。」

「回家想吃熱的。」

「奶汁烤洋蔥湯在保溫呢。」




评论 ( 6 )
热度 ( 95 )

©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