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務正業的UX DESIGNER | 微博:牙膏兔Rabi_鶴姥爺身體還好嗎

青黃深夜六十分


青黃深夜60分

選題:呼吸


黃瀨一臉抑鬱生無可戀地蹲在家門口等著青峰回來給他開門。

本來,身心俱疲地拍完硬照回來就很累了,一掏包發現自己忘記帶家裡的鑰匙了整個人一下就脫力地坐在家門口了。最近黃瀨課程作業特別緊張,碰巧這學期有兩門課老師要求簡直非人類的嚴格,同時模特的兼職工作時間也排得特別滿,本來應對所有事情都覺得自己遊刃有餘的涼太君也終於頂不住了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給青峰發了短信以後,黃瀨長嘆了一口氣想把壓力都呼出自己的身體。漫無目的的刷了刷推特和line,黃瀨還是有點焦躁,摸了摸口袋掏出了煙盒,打開了煙盒蓋,還有最後一根煙,在心裡暗暗地叫了一句「Lucky~」以後,從煙盒裡面掏出煙叼在嘴裡、把火機鑽在手裡、把煙盒捏扁、站起來去樓道口的垃圾桶準備把空盒子扔掉。出手的一瞬間黃瀨就發現到有什麼不對,然而意識過來的時候火機已經掉進垃圾桶裡了。

黃瀨一頭撞死的心都有了。

「小青峰…」
「不小心把唯一的火機扔到垃圾桶裡了…😭」

黃瀨頹喪地掏出手機給青峰又發了兩條短信,垮著臉把空盒也扔進垃圾桶,走回門口慢吞吞地蹲回了原位。

叼著沒點著的煙干吸了幾口,又放在鼻尖使勁嗅了嗅,果然還是不能滿足。黃瀨覺得今天的人品一定都用去保佑自己作業能過了。

於是青峰看到短信、跟教練請假早退半小時、回到家門口看到的就是黃瀨皺著眉頭嘟著嘴叼著煙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這樣一個場景,簡直都能看到黃瀨長出尾巴來生氣地亂拍著地面。

「小青峰!!!」感覺到有人走近,黃瀨迅速回頭,死了的眼神瞬間又亮了,迅速撲過去「今天可倒霉了…QAQ」

青峰摘下黃瀨嘴角的煙親了對方一下「誰讓你這麼馬虎。」

意外的,黃瀨在門外就著青峰一個安慰性質的吻直接開始深入,推著青峰到門邊,環著對方的脖子完全沒有一點停的意思。

感受著黃瀨偶爾的主動,青峰又疑惑又興奮,黃瀨的氣息加上帶著淡淡煙草味的呼吸說不出的性感,但是再不停青峰真的害怕自己會在門外就把對方辦了,只能雙手扶著黃瀨的臉,強行把嘴唇帶開「你啊,怎麼這麼急?」

「本來想緩解一下壓力抽煙結果沒抽成嘛!」黃瀨帶著點委屈地嚷嚷「讓我做點能解煙癮的事情啊!難受死了!」順勢又想把臉靠近。

「嘖…等等等等!等我開門就一會!」青峰對這樣的黃瀨就是沒輒。

「快點!!!」

於是當天晚上兩個人從玄關一直做到了臥室。


再說後來,青峰發現黃瀨這個抽不成煙就要用做愛來發洩的毛病以後,雖然黃瀨極少抽煙,但是每一次在家想要抽煙的時候青峰總是會把火機偷偷藏起來,也是用·心·良·苦啊。

评论 ( 2 )
热度 ( 57 )

©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