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務正業的UX DESIGNER | 微博:牙膏兔Rabi_鶴姥爺身體還好嗎

[青黃]青峰生賀的小段子


遲到一星期的青峰生賀_(:3」∠)_最近作業實在太多了…人都不好了…今天摸個魚…再不寫我不行了…於是還是球員x飛機師的設定,聽著oor去年橫濱的「A Thousand Miles」寫的,特別喜歡taka的嗓音,特別喜歡他唱的最後那句…總而言之!青黃一生推青黃一堆!



今年大概是青峰過得最糟糕的一個生日。球隊的正式訓練從九月提前到了八月底,也就是說今年的生日沒有辦法和黃瀨一起過了。

其實本來也不是很在意生日,只不過是多了一個藉口「折騰」黃瀨,而且兩個人平時本來就是長期異地聚少離多,難得碰上這種特別的日子總是想多膩歪一下。

所以總結成一句話就是青峰大輝極度不爽中。

想想當時跟黃瀨說今年生日沒法一起過,對方臉馬上垮下來的表情,青峰就更惱火了。


中午吃完飯收拾完黃瀨躺在沙發上懶洋洋地看著電視,把腳架在青峰腿上,隨口問道「小青峰今年生日有想怎麼過嘛~?」

「那個…關於這個…」沈默了好一會,青峰從雜誌裡抬起頭,艱難地開口。

青峰看著黃瀨表情一點一點晴轉陰再轉雨夾雪,想撞牆。

「都已經是大人了這麼說很遜…雖然知道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不過還是很難過啊…」黃瀨盡量輕描淡寫地說著,但根本遮不住語氣裡濃濃的失望。特別是那個眼神,一下從閃著星星變成了鬱悶,弄得青峰有一瞬間想推一個星期再回美國算了,然而也就只能想想而已。

青峰有些惱地向前一倒抱住黃瀨,把頭靠在黃瀨的肩胛骨上,輕聲一直重複著「對不起…對不起…」

黃瀨反而噗地笑出來了「小青峰你別往我脖子上噴氣啦好癢!」

雖然後來打鬧了一下以後黃瀨看起來是慢慢好了,但青峰知道對方當然不會好過,可是就算知道也沒有辦法解決。一邊訓練著一邊想到這一點,整個人就煩躁的不行。


當天的隊內練習青峰被教練狠狠地訓了一頓,說不應該把個人情緒帶到球場上、隊內訓練注重的是配合而不是個人暴扣的表演賽等等,然而青峰一句都沒聽進去。

「Anyway,回去好好休息吧,今天是生日吧?但是別太放縱了。」教練看著青峰一連沒聽進去也是很無奈。

「倒是想放縱但是也沒對象啊…」青峰腹誹著,還是跟教練說了聲謝謝。

吃完晚飯回到公寓洗完澡把自己拍在床上,青峰才掏出手機,翻了翻短信,有舊友發的生日快樂,還有一個黃瀨三小時前的未接來電。

一看到和黃瀨有關的東西,青峰心裡總是無法抑制地變得柔軟。剛在青峰準備按下回撥鍵的一瞬間,門鈴響了。

青峰一邊想著誰大半夜來找自己一邊又懷著一點點大概根本不可能的小期待去開門。

「生日快樂小青峰~~~」有點驚喜又有些許意料之中的,黃瀨捧著一塊插著蠟燭的蛋糕,眼神亮晶晶地看著青峰,又是那樣帶著星星。

青峰一時語塞,不知道說什麼好,笑著揉了揉黃瀨的臉頰「跑了這麼遠…」

「我反正這兩年的年假都沒休所以就一起休啦~嗯…不過是很遠呢…幾千英里呢…可是只要想想小青峰就好了~就算是幾萬英里都沒問題喔~」一如既往上翹的尾音,在獨自生活習慣了的地方出現,青峰有點不習慣,同時心裡也有各種開心、興奮的混合情緒往上冒。

「涼太,」青峰接過蛋糕順勢拉著黃瀨進門,把蛋糕放在鞋櫃上,然後緊緊地抱住了黃瀨,把頭埋深埋在對方發間「謝謝。」

「嗯~生日快樂~」



//cause you know I'd walk a thousand miles, if I could just see you tonight



———————————————
叨逼一下…前幾天…上星期吧,我家妹子邀請我回答了「每天和異地女朋友聊天、發短信都能聊些什麼呢」…寫回答的時候一直在想,自己是能多幸運才能碰上一個願意堅持的姑娘。確實很艱辛啊…異地這種事情,見面本身簡直就是天大的驚喜,所以也一直很想寫一寫青黃兩個人異地見面…就是那種用一個擁抱說明一切的感覺…反正…還是想說青黃要永遠幸福地在一起啊!(我特麼到底在說什麼啊…覺得腦子已經不好了…

评论 ( 10 )
热度 ( 20 )

©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