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務正業的UX DESIGNER | 微博:牙膏兔Rabi_鶴姥爺身體還好嗎

[青黃]小段子


就是同居的…小段子…(好無力…最近太冷了…所以想縮在被窩裡寫個縮在被窩裡的段子!



最近青峰的生物鐘很準,總是早上七點左右醒來,偏差不超過兩分鐘。明明黃瀨不在家的一個星期都是這樣,結果黃瀨回家的第二天早上就莫名其妙地睡到了十一點才微醒。

青峰想了想,覺得一定是因為黃瀨回來了所以心裡安定才睡得好,肯定不是因為昨晚太放肆了,嗯,一定是這樣。

把頭埋進金黃色的頭髮裡使勁吸了吸,看著被自己抱得死死的黃瀨,整個人縮在自己懷裡,光滑的後背跟自己的胸前毫無縫隙地緊貼著,躲在被子裡只露出小半個頭,青峰心裡一陣莫名的滿足感。一種叫做「這個人是我的」的滿足感。

對黃瀨,青峰總有一種很矛盾的心理,想要極盡所能地對他溫柔,但是又恨不得將他拆食入腹永遠別讓別人看到他。

「總而言之就是這個傢伙太搶眼了,都是他的錯!」這麼想著,青峰有些恨恨地一口咬上了黃瀨的耳朵。嗯,果然是甜的。

大概是青峰咬的勁有點大,黃瀨哼了一聲,在被窩裡扭了幾下,悶悶地問「幹嘛呀…」聲音很慵懶,帶著沒睡醒、有點糯糯的鼻音。「聲音也是甜的…」青峰再次確認著。

因為外面實在是太冷了,所以儘管青峰已經醒得差不多了,但他也還是不想起床。更重要的是,他還想補充一下名為「黃瀨涼太」的能量。於是他又緊了緊手臂,低頭貼著黃瀨的頭髮閉上了眼睛。

黃瀨其實也醒得差不多了,但是昨晚實在是太累了,所以想多賴一會。自己在外面拍攝了一星期,兩個人都有些控制不住,青峰更是不停地在自己身上留記號,做了幾次以後自己累得指尖都動不了直接睡過去了,清理工作還是青峰做的。但是考慮到午飯的問題,黃瀨還是叫了聲「小青峰…?」

「嗯?」青峰沒睜眼應了一聲。

「不起來嗎?」

「等會。」

「那午飯呢?你說我回來給我做奶汁烤洋蔥湯的。」黃瀨轉過身來,往青峰頸窩裡鑽。

「一會給你做!」青峰想自己到底是怎麼會喜歡上這個其實會輕易被美食釣走的輕浮男。

「可是我想起床了…」

「不行。」這麼說著,青峰直接壓上黃瀨的一條腿,另一邊頂著黃瀨的身下,不懷好意地蹭了蹭。

「…你怎麼總發情?」

「都是你的錯。」

评论 ( 2 )
热度 ( 59 )

©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