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務正業的UX DESIGNER | 微博:牙膏兔Rabi_鶴姥爺身體還好嗎

[青黃]小段子



黃瀨從跟青峰同居開始就一直纏著青峰說要養一只狗,每一次青峰都是以及其懶散地語氣堅決回絕「別養了啊…家裏如果養兩只狗太鬧騰了…」然後被黃瀨迎面扔過來的類似於靠枕、抹布這樣的東西準確砸中鼻樑「小青峰說誰是狗呢!」


在一個下雨天家裏的平衡終於被打破了。


這天青峰不用上課,在家裏做好了晚飯等著黃瀨回來。但是過了黃瀨平時到家的正常時間大半個小時,青峰依舊沒有聽到門口有任何響動,心裏的不安和窗外的雨勢同步擴大著,犯著嘀咕「這傢伙不會被雨沖走了吧…」正在糾結著要不要打個電話給黃瀨去接他的時候,傳來了門鎖被轉開的聲音。青峰有些焦急地走到玄關,看到了一個有些狼狽的黃毛:左手托著什麼東西在胸前的衣服裏,右手拿著長柄傘又沒法收,大概是因為外面的雨太大了身上也零星地被灑到了,一塊一塊地貼在皮膚上,額發濕濕地搭在腦門上,幾滴雨水順著臉頰好看的曲線流到頸部然後到鎖骨…有點糟糕啊。


黃瀨看著氣定神閑的青峰有些氣急敗壞地說「倒是給我幫一下啦!」


青峰調笑道「幫你先把濕了的衣服脫下來?」一邊說著一邊拿過黃瀨手中的傘收了起來,然後想幫黃瀨把東西拿下來,緊接著就發現了黃瀨手臂中那只冷得瑟瑟發抖的小傢伙,嗯,一只淺棕色毛、可憐兮兮的狗狗。


「…」


「…」


「不要隨便撿同類回家我們家沒錢再買一份狗糧…」


「都說了我不是狗!!!」


經過一個晚上的軟磨硬泡黃瀨終於讓青峰同意收養這只被遺棄的狗狗。其實青峰沒敢說,主要是因為他看那只狗的眼神太可憐不由得聯想到某個黃毛的身上所以也確實是於心不忍。


就這樣青峰和黃瀨家裏多了一個小生命(有什麼不對!),但是慢慢地青峰開始不爽了。以前黃瀨累了會窩在他身上,現在黃瀨累了總是和狗狗窩在一起;以前黃瀨回家第一句話都是「小青峰我回來了~」,現在黃瀨回家第一句話都是「小涼我回來了~」…說起這狗的名字,當晚青峰讓步同意養狗狗唯一的一個條件就是狗狗的名字必須叫「小涼」,黃瀨雖然無可奈何卻也無力反駁,時間長了倒也是叫習慣了。總而言之,除了晚上躺床睡覺,黃瀨現在什麼事情都和狗狗一起做,算起來和狗狗擁抱的次數說不定比和自己還多,青峰有些鬱結地說「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弟弟也不用這樣培養感情吧……」然後就被硬邦邦的遙控器准正中鼻樑,幸好長得黑所以淤青看不出來。


大概也是狗狗感覺到了青峰對自己的敵意,所以和青峰感情特別不好,具體表現為從不接近以青峰為圓心半徑一米的範圍內。


雖然青峰已經儘量減少自己和狗狗獨處的時間了,但該來的還是會來的。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黃瀨請了假出差去國外拍攝,也就是說接下的168個小時如果沒有意外除了自己上課的時間都得和這狗獨處。青峰瞬間覺得頭大了。並不是討厭這狗,說起來有些丟人其實只是單純地吃醋了而已,但是不太想和搶佔了黃瀨這麼多視線的……生物相處。


前三天一人一狗都相安無事地度過了,到了第四天,青峰看到狗狗沒什麼精神、一直死死地趴在平時黃瀨經常坐的那邊沙發上,忍不住開口了「阿汪。」


「…」狗狗鄙夷地看了黑皮一眼,扭過去繼續趴著,表示自己並不叫這個名字。


「…小涼,你是不是也想那個傢伙了?」話剛說出口青峰就自己對自己極大地鄙視了一番,居然對一只狗的感覺感同身受,自己一定是病了。「黃瀨啊,從來沒有離開家這麼久啊…」青峰靠著沙發仰頭看著空蕩蕩的天花板,第一次覺得家裏原來可以安靜這麼久。儘管自己有心理準備但還是無法抑制地想念著黃瀨柔軟的發梢、黃瀨上翹的睫毛、黃瀨全部的一切,青峰覺得自己真的是病入膏肓了,病原體叫做黃瀨涼太。


狗狗像是聽懂了,站起來,第一次主動走近了青峰的身邊,用頭拱了拱青峰的小腿,表示了一下簡單的安慰。


青峰低下頭和狗狗對視了一陣,一人一狗終於在對同一個人的想念中冰釋前嫌。


於是在黃瀨回家以後驚訝地看到青峰和狗狗的關係竟然比自己和狗狗還好的時候,他發現原來吃狗狗的醋這種事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所以最近在青峰和黃瀨家裏經常出現的場景是當黃瀨又開始窩在青峰身邊的時候,小涼跳上青峰的腿表示也要一起窩著,黃瀨就會把小涼提下沙發放到自己腳邊。


青峰通常會在一旁忍著笑一本正經地說「別欺負你弟弟。」


「你才是狗!!!」


 




——————————————————————————————


好久沒有寫過段子了寫段子好開心嚶嚶嚶。這段時間過得太糟糕光是應付作業就已經精疲力盡所以一直沒寫小段子真的很抱歉…今晚正好交了個作業於是把57的段子擼出來了!!!話說新OP裏面小黃瀨和小青峰真是夫妻臉啊!!!帥炸了!!!悉尼已經過了十二點啦,所以這邊已經又是一個青黃日了!想想自己已經過了好幾個青黃日了,總有一種自己大概還會愛這個CP幾百年的感覺TwT青黃一定要幸福啊!!!也祝喜歡青黃的大家57快樂><

评论 ( 11 )
热度 ( 33 )

©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