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務正業的UX DESIGNER | 微博:牙膏兔Rabi_鶴姥爺身體還好嗎

前兩天打球被砸到了臉上以前骨折過的地方,自己和基友都嚇了一大跳。

前兩天晚上看黑籃直播的時候看到黃瀨扭了扭腳踝,心裡也咯噔了一下。

想起來當時剛做完手術的時候,老爹問我以後還打球麼,我秒答「打」,老爹苦笑了。爹比誰都了解我,知道我回學校以後肯定還會去打,所以為了約束我把球鞋扣在家裡一整年。那一年真是難受得要命…黨籃球已經成為一個深入骨髓的習慣,要戒掉或者中斷談何容易,每次看到別人在底線奔跑、在籃下拿籃板都忍不住想自己上去來一發,腦子發熱,手卻是冰冷的。剛開始說到禁止打球的時候,整個世界感覺都暗下來了,不讓打球幾乎就是掐斷了呼吸,忍不住去想以前那些被籃球塞得滿滿的時間該怎麼辦。一年以後球鞋解禁,重新回到球隊卻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樣打內線,只能打45度,不甘心當然有,總是會覺得如果是自己籃板會保護的更好,但是相比於不能再踏上球場,這樣已經相當不錯了。

說到黃瀨,這個孩子實在是太讓人心疼了。那種「特麼老子這輩子就打這一場球了,腿廢了都要跟你死磕」的心情,雖然沒有他這麼強烈但也多少體會過。拿一場球賭上自己所有的尊嚴,很勇敢也很難受。在籃球上付出了所有,且不說能有多大的回報,但是因為傷病所有一切關於未來的可能性都咔嚓一聲被切斷,打死我也不服!這種時候黃瀨怎麼可能不掙扎一把,怎麼可能被這種可笑的理由阻止進步。就像受傷以後再次復出的羅伊,無論如何都要去挑戰那微乎其微的可能性,最少不能讓自己後悔沒有努力過。黃瀨最觸動我的地方大概就是那股越挫越勇的拼勁,越是不可能就越要完成甚至是超越給你看,無論要付出多麼巨大的代價。其實不用過很多年,只要過了半年再回頭看,都會覺得其實那場比賽輸贏並沒有那麼重要,只要自己盡自己的能力往死裡拼過就足夠了,能贏當然最好,輸了那也就罷了,遺憾會有,但是已經不是那麼關鍵了,在平時加倍努力地訓練,下次再來一樣拼盡全力地去幹掉對手,這大概也就是我對黑籃裡面那句「下次,一定要贏!」的理解。

說了半天感覺好混亂…就這樣吧…期待下一話帥氣的小黃!

评论

©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