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務正業的UX DESIGNER | 微博:牙膏兔Rabi_鶴姥爺身體還好嗎

[維勇]好像和喜歡的人在一起就會越來越像對方一起生長分不開了怎麼辦那就永遠別分開了呀



設定是原作兩年後…嗯承接前面所有小甜餅的時間線,總結起來大概是維勇在勇利搬去聖彼得堡以後的那個賽季結束就結婚了…然後過著安定的日常秀恩愛生活…後半有大篇幅奧尤出沒_(:3」∠)_


—————————————————

俄羅斯人把頭架在自家丈夫的肩膀上,看見對方拆開的來自長谷津的包裹裡有一大包保存得很好的新鮮櫻花瓣,有些好奇地問「親愛的這是要做什麼嗎?」「嗯…秘密喔,到時候你會知道的。」勇利偏過頭看到戀人果不其然噘起了嘴。他有些無奈地親了對方的臉頰兩下「這是給你的驚喜,讓我保留它好嗎?到時候你會高興的。」俄羅斯人哼哼了兩聲表示勉強接受了。

在事情隔了兩三個月、維克托幾乎要忘記的時候,有天晚上勇利趁戀人去洗澡的時候進廚房把藏在櫃子深處的櫻花酒挖了出來,小心地倒出了兩杯。維克托從浴室一出來就聞到了客廳裡有種說不上來是熟悉還是陌生的香味。「寶~貝~~~?」他一下趴在了還在廚房清理開壇時候滴在水台上的水漬的戀人身上,在對方頸窩親了一下「你藏了什麼好東西?」勇利因為聽到了浴室開門的聲音和對方的腳步聲,所以倒也沒太被嚇到「嗯,這是上次跟你說過的驚喜。」說罷把一個杯子推到了對方面前。俄羅斯人騰出一隻手舉起了酒杯,有些迷惑地看著其中淡黃色的液體,放到鼻子下仔細聞了聞以後恍然大悟「這是勇利做的櫻花酒嗎!」黑髮青年捏了捏自己的耳朵有些不好意思「上次新年的時候回家你不是說想每次回日本都喝嗎,我就想讓你在這邊也能喝到。」停了一會他又接著說「也是那次蘋果酒的回禮喔。」

維克托幾乎是一瞬間就想起來那次勇利剛來聖彼得堡的時候自己給他的那個小驚喜。

那時候他覺得自己有點奇怪,可又樂在其中。毫無疑問,維克托·尼基福洛夫是一個健忘的人,腦子裡永遠只有和自己相關的事情。可是和勇利在一起以後,他懷疑自己的腦子是被勇利偷偷在某個不為人知的深夜多插了兩個內存條,然後把所有關於勇利自己的數據都寫了進去,不然他為什麼能這麼清楚地記得關於對方的一切。嗯,搞不好顯卡也換了,緩存也變高了,所有對方可愛的小動作、小習慣只要一次自己就能心甘情願地牢牢記住而且無比享受,無論是面對採訪侷促時會小心翼翼地在背後拉住自己的外套下襬,還是訓練時完成一個完美的跳躍以後用手背蹭著鼻尖下的汗、順便擋住嘴角的微笑,抑或是知道要接吻的時候毫無意識地把手指插入自己指縫間的動作,腦海裡這樣無數次重複回放著,越看記得越深刻,越看越喜歡,越看越想知道更多,然後像這樣永遠一條條存在自己的腦海裡。「勇利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這麼可愛是怎麼回事啊!」因為勇利上次在尤里家喝了一次奧塔別克寄過來自家釀的蘋果酒、滿臉期待說的一句「維克托我們下次也自己試試好不好?」而無法控制自己要給對方一個驚喜的衝動、蹲在廚房偷偷釀著蘋果酒的俄羅斯冰上傳奇腹誹著。

他知道勇利雖然比以前要自信了,但是對於他們在一起這件事情對方還是沒什麼安全感。可是很多時候他不知道應該怎麼去和對方描述自己真的愛慘了他這個竟然敢隨便說分手的小壞蛋,因為這其中那麼多的部分根本就不是能用語言表達出來的感受。光是對於在勇利身上找到了自己缺失的東西這一點,他就有一百萬句話想說。更確切地說應該是遇到勇利以後他和勇利兩個人都被重構了,互相加入了對方的部分、共同生長、再也無法分開。甚至嚴重到他只要看著對方開心,他就很開心,那種快樂和滿足的感覺甚至會翻倍。所以他想用盡所有辦法對他的小太陽好,讓對方每一個瞬間都能感到幸福。


一個月半後勇利帶著驚訝又差異的眼神接過了自家戀人遞過來的蘋果酒「…真的…是維恰自己做的嗎?」「寶貝你這樣質疑我我很傷心喔。」俄羅斯人有些委屈地說。他明明只是想給對方一個驚喜,可對方的表情顯然是驚大過於喜。自己平時的廚藝怎麼說也是不輸勇利的,怎麼這麼不值得被信任?黑髮青年趕緊安撫性地蹭了一下對方的下巴「不是的…我不是別的意思,就是有點太高興了…」即便在昏黃的燈光下也能看出來他的臉有些紅,耳朵後的皮膚也有點發紅。勇利握緊了杯子「我…那時候只是隨口說了一句…」維克托打斷了對方的話「可是勇利會開心對嗎?只要勇利能開心就可以了喔。」他忍不住輕輕摟住了對方「我想看無數次勇利收到驚喜以後笑得很開心的樣子喔,只要能看到那樣的笑容讓我為你做什麼都可以。」黑髮青年鼻子小心地抵著對方的肩膀,臉上燙得有些過份,他覺得自己就要被對方的愛殺死了「…不要這麼驕縱我啦…你可是冰上皇帝…」「No!我是勝生勇利的愛人~馬上就要是勝生勇利的丈夫了!」

勇利稍微推開對方一點,雖然還沒喝酒臉上卻已經帶上了可愛的粉紅色,低頭迅速地抿了一小口,甜兮兮中帶著一絲蘋果自帶的澀味調和出來的清爽,口感輕快,就像在舌尖上跳舞一樣。他把半邊臉又埋回了對方的肩膀裡「…真是…太甜了嘛…」這話反而把俄羅斯人嚇了一跳「怎麼會?我按照教程來的呀?!」然後迅速抓著戀人手裡的杯子嚐了一口,仔細咂巴了一下「嗯?不會呀?我覺得剛剛好?」黑髮青年終於受不了了,把杯子推到對方手裡以後雙手勾住了對方的脖子、整個人貼在對方懷裡「我說你!」



第二天因為前一天晚上喝了不少新釀的櫻花酒、又進行了某些例行的的睡前運動,維克托和勇利兩個人在床上賴到了中午。但是沒一會兒一陣瘋狂的門鈴聲就強行把他們從床上拽了起來。

勇利裹著維克托的長外套開了門,尤里一副氣呼呼的樣子、臉色比奧塔別克家的蘋果還紅、卻像壓著脾氣一樣小聲地咕噥著「都幾點了!」就徑直走進了客廳,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什麼話都不說。勇利有些摸不著頭腦,姑且先問了對方是不是有什麼急事,看對方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他覺得更加莫名其妙了。

過了好一陣勇利忽然想起來米拉之前有次訓練的時候跟他說過,奧塔別克前兩個星期私聊問了米拉最近尤里訓練是不是很忙、似乎沒有時間回自己的消息。他覺得自己大概知道為什麼這隻金髮小貓會不回信息、然後現在一臉糾結地坐在自己家裡了。

「尤拉,是關於奧塔…」/「尤拉奇卡!終於要來跟我和勇利諮詢戀愛的問題了嗎~?」勇利就坐在尤里旁邊,聲音還是被剛走出房間的丈夫蓋過了。「不是那樣!我們明明不應該是那樣!」尤里就像被維克托用針扎了一樣,一副要過去打架的樣子,紅色一下從脖子跟蔓延到了耳朵上。勇利在一旁趕緊拉住了他,但是多虧了自家戀人這樣帶著怨氣的刺激性話語,他才能完全確定自己的猜想大概是正確的。

勇利好不容易把維克托趕出去一個人買晚飯的材料,銀髮的俄羅斯人臨走前還死死地扒住了門框祈求戀人能跟他一起去,眼淚汪汪得好像自己要被拋棄了一樣。「你能不能成熟點…」黑髮青年很是無奈地抬頭在對方臉頰上親了一下,換來了對方一個「姑且先這樣吧、再鬧寶貝好像真的要生氣了、但我只是先把你借出去一下下喔」的眼神。


「尤拉,你知道的,喜歡一個人並不是什麼應該讓人沮喪的事情。」勇利進廚房拿出了熱好的巧克力奶,塞到尤里手裡,靠著沙發、坐在了尤里旁邊,順手拿起了沙發上的小毯子蓋在膝蓋上,馬卡欽爬起來在勇利身邊轉了兩圈以後輕巧地把頭枕在了毯子上。

尤里捧著杯子發了會呆,過了好一會兒才低聲開口「可這很奇怪,他只是想和我做朋友,我卻他媽想跟他做愛?」勇利當時正在喝自己的牛奶,聽到這話一下被嗆住了,咳了好幾聲甚至嚇到了馬卡欽。「咳咳…尤里你還是個小孩子…」尤里沒忍住翻了個白眼在心裡惡狠狠的吐槽知道我是個小孩子那個老頭子還整天在我面前對你動手動腳,但眼下有更重要的話題,所以他總算是把髒話咽了下去,有些煩躁地開口「我就是不明白為什麼會變成成樣。為什麼我會喜歡他啊?」黑髮青年忍住了內心想要摸摸對方頭的衝動,頓了頓以後壓著笑意開口「喜歡這種事情非要找個理由嗎?如果你喜歡一個人你能找出一萬個喜歡他的理由,可你如果真的對他沒有那種想法即便他有一萬個這麼多的優點你還是不會喜歡他,對嗎?」

尤里使勁想了想,也想不出來辯駁的話語,只好低頭喝了一口巧克力奶,再抬起頭來時嘴唇上沾了一圈奶花,難得顯得自信不足地樣子,門牙輕輕擱在杯沿上小聲地問「……那他…奧塔會覺得…有一萬個喜歡我的理由嗎?」勇利還沒來得及開口,他又繼續嘟囔著「他只是想和我做朋友…那個木頭…」勇利這次實在忍不住笑出了聲「為什麼你會認為他只想和你做朋友?」「他一開始就是這麼說的…」「可是他從一開始就喜歡你了。」金髮小貓就像炸毛了一樣,忽然坐直了身體,眼神中混雜著吃驚、喜悅各種各樣複雜的情緒。他死死地盯著勇利卻說不出來一句話,但勇利一下就猜到了他想問什麼「因為喜歡這個東西是藏不住的,即便是摀住了嘴,它也會從眼睛裡跑出來,所以所有人都能看出來喔。他對你好你也是能感覺到的啊。」「可是…」「So love makes you blind.」「You blind as well! You even didn’t imagine that he will love you! You idiot!」尤里仿佛被踩到了尾巴的貓,不甘示弱地反擊著。

他不得不承認,自己其實很嫉妒維克托和勇利之間的關係。這兩個人就像是經歷了波折以後終於把全身心的互相交付,對方成為了自己的部分、是自己的延展,他忌妒這樣的絕對了解和絕對信任。即便這一兩年以來他自認為已經很了解奧塔別克,同樣奧塔別克一定也很了解他,可是他們之間為什麼就無法像這兩個老頭子一樣?他也想和奧塔別克一個人有這樣獨一無二的關係,希望他們能互相成為對方最特別的、前進的動力,這就是豬排飯說的喜歡的開始嗎?


「唔…那個黑歷史不要再提了好嗎…」勇利有些窘迫地扶著額頭。看尤里冷靜了一些以後他又開口「你看,你這樣一直躲著也不好,不如就全部說清楚,對方也在等你對嗎?」

尤里踟躕了很久才說「…嗯…我會試試…」可是沒過一會又像洩氣一樣「可是他如果真的只是想和我做朋友…」「那你可以來我們這裡大哭一場然後忘掉他喔。」

「我才不會!」尤里的臉再次紅了起來,連鼻梁都有些隱隱的粉色「你說話跟那個老頭子越來越像了!真噁心!!」不等勇利說話又惡狠狠而底氣不足地說「我要走了!無論怎麼樣下次再來會給你們帶爺爺做的皮羅什基的!」然後迅速地摔門而去。

「啊哈哈…」勇利有些脱力又甜蜜地說「雖然沒有感覺到,但是這樣的噁心也挺好的…」他摸了摸棕色巨貴的頭「對吧,馬卡欽?」

大概可以說是…最高的噁心了?





————————————————
愛妳們麼麼噠!
好睏啊明天還要提早開會好生氣啊但是老闆說要發獎金還有講Christmas party去哪裡玩好吧想想還是有點興奮的不行我睜不開眼鏡了睡覺了_(:3」∠)_

评论 ( 14 )
热度 ( 131 )
  1. cesia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 转载了此文字

©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