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務正業的UX DESIGNER | 微博:牙膏兔Rabi_鶴姥爺身體還好嗎

[青黄] 献给某飞行员的恋歌(1/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無法呼吸!居然沒告訴我是這個設定!!!看來只能明年等妳來了帶妳暴飲暴食作為感謝了!話說妳以為我只會催這個嗎…還有那篇洛提呢、還有好幾篇leoji呢…(臥槽忽然想起來自己那輛卡在前戲的維勇車😂作為生日禮物能不能不要催稿_(:3」∠)_

海星团子的珊瑚礁:

 


帅炸天穹的兔子10.6生日快乐!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 还没写完但还是大无畏地放上来了给你一个催我填坑的机会(这机会还少吗?!


借用了犬村小六老师作品的标题(虽然没能看完动画但是一直很喜欢这个名字),也借用了一部分马三角的世界观,加了点乱七八糟的其他设定和自己的脑洞。槽点很多最后会有人来负责开涮的。


前面肯定会有OOC,嗯。


我会加油写完的……


 


——————————————————————————————————


 


“最重要的是集中,你必须将注意力放到需要用到的身体每一处,你要体会到那种热流一般的感觉涌上喉咙,窜向指尖,你甚至可以听到它们在你的身体里高喊着‘今天的我无所不能’。”


监督朝对讲机进行指挥,后台工作人员抓住最后的时间整理他们身上的衣物,很快倒计时就会响起,他们会随着升降机来到舞台中央。两边的成员已经就位,但看上去依旧不那么让人放心,其中一个棕发男孩忍不住对着中间看上去年长一些的金发青年发问:“黄濑前辈,那个,如果我紧张得发不出声音来应该怎么办?我害怕我……”


“害怕很正常,这是你们第一次现场,还很不巧地要执行任务,更不巧的是,我们会担心的事情完全有可能会发生,无法传达出去的歌声,能力不足而没能拯救到的人,甚至是死在这个舞台上……但是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有些事情就注定会发生。”黄濑凉太看着那个有着漂亮嗓音却没有太多自信的孩子,“你的笨拙和你的努力,都是会通过歌声传达给你天上的那位飞行员的。”


“前辈你为什么……”


黄濑几乎可以想象到他脸上的表情,不禁轻笑:“请一定要保护好你的飞行员哟。”


监督提醒倒计时很快开始,他们脚下的升降板已经开始移动,就要将他们送到那个充满无数可能性的舞台上。


黄濑开始在心中倒计时。


“请把这首歌作为……”


灯光亮起,音乐和欢呼从四面传来,右边的眼睛虽然覆盖在眼罩之下,微笑却没有因此而减损半分。


 


*


 


献给某飞行员的恋歌。


 


*


 


两年前


当后台一片黑暗的时候黄濑会露出冷漠麻木的表情。


说到底只是在首都外圈某个卫星城市的一场小型演出,甚至都不包括战术任务,他们要做的不过是要让这里的人意识到他们是在被整个联邦重视着的,换言之,也就是被监视着的。


“还有十秒钟!”


在最后的安可之前黄濑有一瞬间惊讶于自己居然已经忘记了何为紧张感:早已不在会为这雷同的场面而欢呼雀跃,却还是会习惯着去在心中默念倒数,只是为了在最后一秒提醒自己换上服务式的微笑。


然而最后一秒并没有到来。


在倒数到七的时候整个会场发生了大规模爆炸。炸弹安放在距离舞台不远的地方,黄濑被气浪直接甩到了后面的道具堆放处,整个身体被埋在了一大堆吉祥物服装之中一时无法动弹。胸腔疼得厉害,或许断了几根肋骨,嘴里的血腥气浓的让他作呕。他睁眼,额头流下的血刺痛了眼睛,他很快又闭上。他可以听到模糊的惨叫,还有持续的崩塌声音,耳返里的也尽是因为干扰而变得刺耳的声音。


“狂暴化发生……制止……”


黄濑也听到了。


和他所熟知的音乐截然相反,那是可以形容为天籁的嗓音,却让黄濑自骨髓最深处开始泛起冰冷到发麻的恐惧,几乎要把他的所有感官一并淹没。


万幸的是通讯耳机里的声音及时斩断了这种恐惧:“Kaijo,呼叫Kaijo!会场还有幸存的Kaijo成员吗?”


耳机中可以听到几个微弱的声音,虽然从腕部的控制器上还可以看到另外四个点是亮着的,但是从断断续续的声音中可以听到他们状况并不好。


“所以,能够继续演唱的只剩下黄濑君了吗……”


黄濑做了一个深呼吸,睁开眼睛:“是的。”


“那么可以麻烦黄濑君,从现在开始按照作战指示进行演唱吗?”


喉咙处的积血让他每一句话都变得困难,而伴随着呼吸,肺部的疼痛也越发明显。黄濑极力稳下呼吸,向目标地点赶过去。


 


这里没有华丽的舞台,只有能够发挥基本战术功能的传输设施,还需要他自己进行调试。黄濑的手开始颤抖,因为失血和逐渐变冷的夜晚。这时候他感觉到肩膀上多了什么东西,他惊恐地举枪,看到身后一个和自己相似年纪的青年,他对着枪口,很是无辜地举起双手:“桐皇部队,青峰大辉。”在黄濑回答之前先一步抢了他的话,“你就是那个Kaijo的黄濑凉太吧?偶像都是这样破破烂烂的?”


黄濑相当嘲讽地回了一句:“是啊,很不巧我就是走破破烂烂路线的。”


青峰想往前走一步,黄濑继续警惕地看着他,枪口没有放下来,青峰收回脚步,叹了一口气,指着他右脚边的地上:“反正也是破破烂烂的,那件衣服就穿上吧,刚刚的袭击影响了一部分温度控制系统,你哆嗦着也唱不了歌。”


黄濑认出那的确是正规部队的衣服,这才放下枪口,捡起衣服穿上。他们两人身材相仿,衣服相当合身,织物中残留的体温也让黄濑今天第一次有了实感——他从那场爆炸中活了下来,为了能够让这里的人能够继续活下去,为了自己能够继续活下去,他需要歌唱。


“地方军队还有十五分钟到达。”青峰一手将耳机推进耳朵,抬头,“会发动这种无耻偷袭的家伙就没有什么放水的必要了,你只需要考虑如何全力击溃他们,剩下的交给我就好。”


黄濑笑了,那是他们排练了无数次的歌曲,却也是久违地让黄濑有了切实的紧张感:“我可是要一个人完成五个人的工作量啊。”


“你们的战斗方式具体怎么一回事我并不了解。”青峰走上来,用袖子轻轻擦拭黄濑脸上的血迹,“不过我相信你们音乐的力量。”


随后青峰的战斗机已经同天空中其余机体一道,与导弹逐渐交织成厄运或是幸运的网格。黄濑将麦克风接上电源,他独自一人的盛大演出即将开始。


 


*


 


黄濑从病房里出来,青峰在走廊的塑料椅子上靠着闭目养神,黄濑脚步停了下来,青峰也睁开了眼睛。两个人就这么默默互相看了一会儿,黄濑首先撇开脑袋笑出声来:“我还是……第一次见过你这么战斗的……”


“……你就这么对救命恩人说话?”


“抱歉……但是……哈哈哈哈……”


 


*


 


在锁定了黄濑的位置之后敌机发动了集中的攻势,虽说是精锐部队但在战斗机数目上桐皇小分队有着明显劣势。青峰还在舞台后方对付一个难缠的对手,听到无线电中传来队友的高喊:“十二点方向,有一架直接向舞台飞过来!确认携带武器!”


“可恶!”青峰自身也已经是最糟糕的的状况:弹药已经耗尽,他不确定剩下的燃料还能不能支撑他飞回天上。更别说他的对手是个异常执着的家伙:并没有什么强大的战斗力,对方的唯一目的就是把青峰拖累在这里。


“目标还有一分钟!”


黄濑的耳返里也收到了同样的信息,而他很快就要进入歌曲最重要的部分,如果在这里停下的话,可以说就是前功尽弃。


他听到了青峰的声音。


“不要乱动,黄濑!”


敌机的影子从他上方飞过,在短暂的交汇之中黄濑看到了青峰的战斗机,像个玩具一样被变形后的敌机拽在手里。


“不要停下啊黄濑!”


几乎就在听到这句话的同时青峰的战斗机被丢了出去,很快被飞来的导弹正面击中,爆炸带来的冲击波在黄濑耳边炸响,随后,迅速地,耳机那边只剩下沉默。


黄濑的心跳几乎要停止了。音乐还在继续,但是他的喉咙发不出任何声音,有什么粘稠的东西伴随着碎掉的希望一并扼住了他的声带,耳边声音也渐渐远去......


 


“我说黄濑,谁让你停下了啊!”


是青峰的声音。


敌机并没有回头,而是笔直冲向了另一架敌机。


“还有啊,队长,千万别打我,我抢来的这个家伙机舱外可是画了个漂亮的大胸美人鱼的啊!否则我才懒得开这么破的机子!”


那头传来几声“果然是青峰作风”的评价。在同一时刻有什么东西从黄濑心脏中涌了出来,这种温暖随着血液蔓延到了全身,他的嘴里依旧发干,但是喉咙深处那种粘滞的挫败感被另一种感觉所代替。


那种“今天的我无所不能”的感觉。


 


*


 


“居然把对方飞行员打晕抢走飞机,这种事情,哈哈哈哈……”


“喂!”


“你这可是飞行员的耻辱啊哈哈哈哈哈……”


“那你倒是说说看我还能怎么样啊,黄濑?”


“我怎么可能知道,但是……哈哈哈。”


等到黄濑笑够了,他坐在青峰旁边的位置上:“你的伤还好吗?”


“根本连伤都算不上。”话这么说,但青峰的手臂和脸上都有经过凝胶治疗的创口,红肿尚未退去,“你的队友呢?”


“多多少少是要休息一下,看来Kaijo要暂停一段时间的活动了。”黄濑盯着医院天花板,“之前一直没要来的休假,这下可以一次性修个够了。”


“你呢?”


“我很好,只是肋骨骨裂居然可以这么快恢复,还真是第一次知道这样的事情,虽然,我不想再体验第二次就是了,那个可怕的医生。”


青峰盯着黄濑,后者的脸色比进去治疗之前还要苍白:“所以说你也进了那台医疗用舱?是不是超级痛的?”


“没错!我以后是宁可慢慢来也不要再进去了!”


“我之前断了腿骨,但是治疗过程比断腿还疼!”


“刚刚我真希望他直接把我肋骨拔了。”


“对吧!我怀疑这种仪器的发明就是为了满足某个眼镜抖S!”


“呜啊,就是那个面无表情的绿发眼镜?缺爱吗他?”


“听说秀德小分队有个家伙特别迷恋他,时不时会带伤去那里治疗。”


“那家伙的心脏,是有多强大……”


难得有了共同话题,两人的氛围轻松了许多。


“青峰君外套可以再借我几天吗,这里的夜晚真的很冷。”


“啊?那我开车送你回去。”


“诶?你就这么想要你的外套吗?”


“不是你说冷的吗?”


两个人同时打住了,一个若有所思一个莫名其妙。黄濑在思考片刻之后开口:“那我就适当尊重一下飞行员的判断咯,小青峰。”


“你给我等等,小青峰是什么鬼啊!”


不过当青峰在停车场里向黄濑自豪地展示自己的摩托车时黄濑恨不得把青峰暴打一顿断上一两根肋骨再一脚踹进医疗用舱中。


 


几天后青峰收到了一个包裹,他的外套清洗干净,口袋里还多了一张Kaijo复活演出的VIP票,海报中黄濑脸上的伤口已经完全退去,而他的笑容让他看上去整个人都在闪闪发光。


 


*


 


青峰大辉在很久之前就见过黄濑凉太。


 


彼时他也不过是个初入部队的新手,平时做的最多的事情是训练和待命,喜欢收集小麻衣的写真并把它们塞在别人找不到的地方。偶尔和队员抱怨某个过于严格的教官,或者是在篮球场待上一下午。


那时候整个国家上下都被一种难以形容的平和气息所包围着:就算是那些昔日交恶的星球,上一次进犯也是上几代人的事了,除了历史资料之外再也无法想象到战争冲突究竟是怎样的场景。已经有议员要求大幅削减军事支出:“难道你们还想造什么超时空飞船把过去的敌人也一网打尽吗?快看看这个世界!多么和平!我们需要的是鲜花!而不是丑陋的机甲!”


示威人群在学校门口围成了密密麻麻的几层,青峰知道正门进不去了,就绕道去了他早已习惯的东边围栏。他刚刚在墙上站稳,听到门口的骚动更大了些,还夹杂了一些尖叫欢呼以及……音乐?


对音乐不甚了解,但也能够听出来那是现在非常流行的类型。奇怪的是军校对于私人物品的管理非常严格,却对于这样的音乐非常宽容,甚至偶尔广播里也会听到,以至于青峰也能随着哼出些调子来。


他小心地走到近大门口的地方,躲在树冠之中,很快他就看到了。


原先围着的人就如同某个远古传说中圣人面前的海水,随着一位金发少年脚步而散开,那是一种自发的行为,包含的感情或许是复杂的,但是他们没有人胆敢提出异议。


少年在人群中央站定:“如果这就是你们所期望的和平,那么我们可以告诉你们更多,在你们所不知道的殖民星球发生的事情。”


这是青峰第一次见到战术音乐团队,在一片全息投影的战争场景之中,在无尽的爆炸和死亡之中,那个金发少年的歌声如同挽歌。


 


等到青峰第二次见到黄濑,已经是战场上的事了,确切说,是青峰看到了真正出现在战场之中的黄濑。


战术布置教室里面的情景有些滑稽。这是整个军校中最机密的教室,遮光帘全部拉上,所有人身上的终端机都被已经关机,因为他们被告知这是不得向外界透露的秘密。战术布置室的内容不可外泄。


和上次青峰看到的那副光景一样,零星的战火已经开始了。


然而这次联邦有超乎想象的秘密武器。


如果不是因为周边的残垣断壁和浓烟烈火,他们看上去就和任何的唱歌跳舞偶像没有区别。


镜头近距离给了黄濑,他和第一次见面的样子没有什么不同,除了,青峰想,更加耀眼。


然而他们头顶不是灯光,他们面前没有观众。他们的歌声也不时地被爆炸声所盖过。


像是演唱会一般的画面并没有持续太久,之后出现了数据和图表,显示着战术音乐对于战斗力的惊人提升。


战术音乐组合Kaijo,那是他们的名字。


“他们实际上与在座的各位没有区别。”红发异色瞳的教官继续说着,“他们也都有着随时牺牲在战场上的觉悟。”


很快画面中出现了尸体,飞行员军装的,以及,被鲜血和硝烟掩盖住鲜艳颜色的打歌服。


是个年轻的姑娘。


青峰松开了手,他手心都是汗。在那一瞬间他害怕会是黄濑。


内心深处的种子裂开,探出了名为黄濑凉太的执念。


 


tbc

评论 ( 3 )
热度 ( 34 )
  1.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海星团子的珊瑚礁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無法呼吸!居然沒告訴我是這個設定!!!看來只能明年等妳來了帶妳暴飲暴...

©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