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務正業的UX DESIGNER | 微博:牙膏兔Rabi_鶴姥爺身體還好嗎

[維勇]你憑什麼隨便親我那是我初吻你咋能這樣不經同意親我你付我報酬了嗎


盲狙全國一卷…本來說是廣東卷的…然後忽然想起來廣東現在好像是全國卷了…題目一出來我都懵逼了好嘛!「老外眼中的中國關鍵詞」不是應該寫leoji嗎!!!但我還是憋了篇超了800字要求的跑題零分作文…就當作是「一場中國大獎賽引起的(xiu)血(en)案(ai)」好了…因為控制字數了所以只是一個短小的小段子…(控制字數真的好難…以前高中的時候是怎麼做到的?百思不得其解…
—————————————





維克托•尼基福洛夫正用日本式正坐乖巧的待在他丈夫面前。馬卡欽睡得有些模糊,忽然聽到家裡沒聲音了,閉著眼抬了抬耳朵,聽到兩個主人的呼吸都還在自己身邊,就又放心地睡過去了。

本來該是一個普通的休息日,本來該是新婚的愉快日常,本來…維克託有些懊惱自己為什麼要出於逗逗對方的目的問起自己丈夫日本人一般是什麼時候開始初戀的,問起日本人一般什麼時候開始初戀的就算了,自己還追問按照習慣流程應該是怎麼樣的,結果就讓勇利想起一個他遺忘了大半年的問題。

「所以你中國大獎賽的時候怎麼能在我們還沒有確定關係的時候親我?」勇利推了推眼鏡,忽然較起勁兒來。

「那是給勇利的驚喜嘛!」維克托剛開始還沒有太當一回事,只當對方是‪一時‬興起問這個問題當情趣了,玩著勇利指間的銀色婚戒說「而且那次勇利表現得那麼好~既然是勇利第一次在大獎賽上給我那麼讓人心動的驚喜,我也要給勇利相應程度的驚喜喔。」

「…你起來你起來!」勇利忽然抽回手,推了推靠在自己胸前的戀人。

俄羅斯人一臉不解,懶懶地支起自己的身子轉過身看著勇利「怎麼了?」亮晶晶的藍色眸子裏寫滿了黑人問號。

黑髮青年看著那張無辜的臉就氣不打一處來「你總是這樣給任何人驚喜嗎?」

俄羅斯人忽然明白了,他反應了一下以後,笑嘻嘻地想要去摟自己的丈夫「親愛的,這種驚喜怎麼能隨便給~當然只給你啊~」

勇利卻嚴肅地推開了丈夫的手「那你也不能在我們確定關係之前親我。」他頓了頓,看著有些愣神的丈夫繼續說著「你那時候沒有經過我同意親我,這樣是不對的,流程不是這樣的。」

維克託有些越發搞不清勇利今天的腦迴路了,於是他放棄了思考「OK,那寶貝兒你需要我怎麼做呢?」

中間一陣難耐的沉默讓維克托忽然緊張起來,即便勇利要自己按照過程重新追求他一遍都可以,唯獨不能是分開,不能因為這種奇怪的小事分開。

「你必須得承認你對我早就有企圖心。」勇利快要繃不住了,差一點就無法壓住嘴角上揚的弧度,但他還是努力地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Mr.Nikiforov從一開始就無意識地對勝生勇利圖謀不軌。」

俄羅斯人呆了一會,終於繞過彎來,他如釋重負地把對方抱進懷裡「當然,我承認,我可能早在不知道哪個神奇的時候就想擁有你了。」他笑著低頭親了親戀人的嘴角「維克托•尼基福洛夫早就是你的俘虜了。」

勇利忍不住在維克托懷裡笑得直顫,過了一會又努力地擺出一副嚴肅的表情,微微頷首「所以你要怎麼賠我?」

「嗯…我一輩子都已經搭上了,什麼都沒有了,這可怎麼辦?」

「那就下輩子也要。」黑髮青年終於不再掩飾自己的真正企圖「還有以後所有人生的每一次相遇,我都要。」

「Wow~代價這麼高?」俄羅斯人也藏不住自己笑意,親了一下對方的戒指「but, I say YES.」





——————————————
最近在看總決賽好特麼緊張…寫甜餅寫得有點慢…那篇寫了兩個星期了都沒寫完😂就先把這個短的寫了…

评论 ( 10 )
热度 ( 158 )

©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 | Powered by LOFTER